23

再访伊拉克战争

纽约—在经历了七年时间,12卷证据、发现和推论,以及一份执行摘要后,《伊拉克调查报告》——更普通的名称是《奇尔科特报告》(Chilcot Report,以其主席约翰·奇尔科特的名字命名)——终于向所有人开放了。很少有人会从头到尾通读它;光是执行摘要(大大超过100页)就长到应该对它也总结一份执行摘要了。

但如果该报告不被广泛阅读——以及更重要的,不被广泛研究——将是一件巨大的憾事,因为它包含了一些关于外交如何操作、政策如何制定、决策如何做出的有用洞见。它还让我们了解2003年入侵伊拉克的决定及其后果为何是理解当今中东的核心。

该报告的核心主题之一是伊拉克战争本非非打不可,在开战时显然不是。开战的决策部分是基于错误的情报。伊拉克充其量最多只是逐渐积聚的威胁,而绝不是紧迫的威胁。除了动武以外,其他办法——主要是强化土耳其和约旦对联合国向为向萨达姆·侯赛因施压而采取的制裁执行不力的情况——基本上都没有进行细究。外交手段被急匆匆一带而过。

更糟糕的是,这场战争是在没有对可能的局面进行充分计划和准备的情况下进行的。报告正确地指出,美国和英国政府的许多人预测如果萨达姆的铁腕统治被推翻,伊拉克将出现乱局。遣散伊拉克军队武装、禁止萨达姆的复兴党(Ba’ath Party)的全体成员(而不仅仅是一些领导者)在新政府中担任职位的决定是巨大的错误。伊拉克不仅仅是一个战争选择;它是一项谋划失败、执行不力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