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查理周刊》的对与错

达沃斯—在法国讽刺杂志、巴黎《查理周刊》遭遇恐怖袭击的背景下,“我是查理”的宣言响彻全世界。事实上,《查理周刊》应能自由地刊登它想刊登的东西而不必担心暴力,只要它本身不直接煽动暴力。但这意味着其他新闻机构和个人应该转载它吗?

平心而论,言论自由应该永不遭遇镇压,美国最高法院法官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在一宗与美国宪法对自由言论的保护的案例中,通过反对意见强调了这一点。“[我]们永远警惕抑制被我们讨厌、认为充满了死亡的观点的表达的图谋,”他写道,“除非这些表达构成了紧迫的威胁,立即与法律规定的合法和紧要目的相违背,让我们不得不立刻予以抑制以拯救国家。”

从这个角度看,我应该加入巴黎的百万人大集会,高呼“我是查理。”我也完全理解购买新一期《查理周刊》的渴望——带着勇气和决心,它在袭击发生一周后面市。不但是法国,全世界人民都希望证明他们与受害者一条心、将支持言论自由的基本原则。

但支持《查理周刊》表达一切它所选择的信息的权利并不一定意味着支持其刊登的先知穆罕默德漫画或愿意参与这些漫画的传播。支持原则并不一定需要支持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