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ems5_FRANCOIS GUILLOTPOOLAFP via Getty Images_charliehebdomemorial Francois Guillot/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停止对新闻工作者的妖魔化

阿姆斯特丹–五年前的这个月,塞德(Saïd)和谢里夫·冠瓦奇(Chérif Kouachi)冲进了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在巴黎的办公室,在持续仅几分钟的“噩梦”里,杀死了12人。自此事件之后,有成千上万的人在法国和其他地方游行,为被谋杀记者而声援。

对于欧洲人来说,查理周刊杀人事件是对其本土记者的首次大规模袭击。#JeSuisCharlie(“我是Charlie”)成为有史以来讨论度最高的推特标签之一。“新闻自由”的理念在社交媒体上流行。

自那时开始,捍卫新闻自由的斗争已打响,但公众的动员只是昙花一现,包括查理周刊袭击案也是如此。 2019年1月,该杂志的工作人员在社论中抱怨公众不再希望听到有关枪击事件的消息。据报道,他们被告知:“也许你们应该从这次事件中走出来!”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88PGZq8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