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willems5_FRANCOIS GUILLOTPOOLAFP via Getty Images_charliehebdomemorial Francois Guillot/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停止对新闻工作者的妖魔化

阿姆斯特丹–五年前的这个月,塞德(Saïd)和谢里夫·冠瓦奇(Chérif Kouachi)冲进了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在巴黎的办公室,在持续仅几分钟的“噩梦”里,杀死了12人。自此事件之后,有成千上万的人在法国和其他地方游行,为被谋杀记者而声援。

对于欧洲人来说,查理周刊杀人事件是对其本土记者的首次大规模袭击。#JeSuisCharlie(“我是Charlie”)成为有史以来讨论度最高的推特标签之一。“新闻自由”的理念在社交媒体上流行。

自那时开始,捍卫新闻自由的斗争已打响,但公众的动员只是昙花一现,包括查理周刊袭击案也是如此。 2019年1月,该杂志的工作人员在社论中抱怨公众不再希望听到有关枪击事件的消息。据报道,他们被告知:“也许你们应该从这次事件中走出来!”

公众这种显然的冷漠与许多人认为的《查理周刊》所代表的东西有很大关系:用可能会激怒他人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自由。在过去的五年中,这种自由受到了更大的压力。

在针对表达出不一样或“麻烦”观点的新闻记者时,这一趋势体现得很明显。他们每天都受到针对他们道德品质的攻击,这些攻击甚至来自于重要的政治领导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多次提到批评他的记者是“人民的敌人”。两年前,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捷克总统米洛什·泽曼(MilošZeman)挥舞着刻有“给记者”字样的AK-47复制品。因为放任类似的行为,领导人们让攻击新闻界人士变得正常化。

媒体界也受到很大的打击。据“无国界记者”组织的报道,2019年全球有49名记者因工作而被谋杀。 而过去五年的这一数据的平均数字则更高,为每年平均81人。此外,被任意拘留的记者人数去年增加到389人。记者在社交媒体上受到的威胁,尤其是对女记者的威胁,每天都在发生。记者们还经常遭到殴打,遭到催泪瓦斯的袭击或设备被抢劫。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对记者的暴力行为是对民主一个不可缺少的支柱的攻击。只要这些攻击持续下去,就根本不是“走出来”的时候。

相反,现在是欧盟领导人清醒过来并更好地保护处于危险之中的记者的时候了。应该在整个欧洲实施类似荷兰PersVeilig倡议一般的举措,在该倡议中,警察、公共检察官、新闻工作者工会和编辑共同合作以打击针对新闻工作者的暴力行为。必须对口头攻击记者的政客追究责任,而媒体们应做更多的工作,以表达与竞争对手在这一问题上的团结。

更普遍的问题是,我们迫切需要提高公众意识,并加强对新闻价值的公共辩护。近年来也有相关成功的例子。斯洛伐克的记者扬·库恰克(Ján Kuciak)和马耳他的达芙妮·卡鲁阿纳·加利齐亚(Daphne Caruana Galizia)被谋杀,引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迫使这两个国家的总理辞职。此外,联合国特别报告员阿涅斯·卡拉玛德(Agnès Callamard)对《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贾马尔·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谋杀的调查提高了公众对沙特阿拉伯领导人的犯罪行为的认识。

这些案例需要并且应该得到长期关注。但是,谁又听说过来自墨西哥的记者诺玛·萨拉比亚(Norma Sarabia)或者菲律宾的记者爱德华多·迪宗(Eduardo Dizon)呢?他们也为了记者事业而付出了生命代价。尼日利亚记者琼斯·阿比里(Jones Abiri)去年被第二次以重罪指控入狱,而最近尼加拉瓜的一位摄影师告诉我们,他暂时不再担任记者这一角色,因为这意味着每天都要冒着生命危险。谁来为这些鲜为人知的人物发声?

司法系统应将针对袭击新闻工作者的诉讼列为优先事项,但联合国大会和安全理事会通过的一系列相关决议却收效甚微。改变司法不作为的更好方法是建立一个国际授权的调查委员会,该委员会还将帮助解决数百起因职业工作而被杀的新闻记者的残忍案件,为它们扫清障碍。

每年都有数十名新闻记者被谋杀,而在九成的案件中,罪犯可以免除牢狱之灾。只要存在有罪不罚的现象,杀死记者对于罪犯来说就是值得的。

五年前,我们都为“查理”发声。今天,让我们也为之后被杀害的数百名记者站出来吧。

Translated by Jianhao Ge, Research Assistant at Intellisia Institute, an independent think tank in China.

https://prosyn.org/88PGZq8zh;
  1. guriev24_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_putin broadcast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

    Putin’s Meaningless Coup

    Sergei Guriev

    The message of Vladimir Putin’s call in his recent state-of-the-nation speech for a constitutional overhaul is not that the Russian regime is going to be transformed; it isn’t. Rather, the message is that Putin knows his regime is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 and he is dead set on keeping it there.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