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rodrik168_mlenny_getty images_teacher Mlenny/Getty Images

经济学面貌的变化

坎布里奇——在内部和外部压力下,经济学正逐渐朝好的方向发展。近年来,席卷先进民主国家的民粹主义反弹引发了这一学科领域某些深层次的灵魂探索。归根结底,恰恰是这些经济学家的思想导致了现在的紧缩、自由贸易协定、金融自由化和劳动力市场管制放松。

但转型不仅限于经济政策原则领域。在该学科范围内,人们终于对为妇女和少数族裔造成恶劣环境的等级惯例和激进的研讨会文化展开了清算。美国经济协会(AEA)在2019年所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近半数的女性经济学家感到因性别而遭受歧视或不公正对待。近1/3的非白人经济学家感到因种族或民族身份而受到不公平对待。

这些失败之处可能相互关联。多元化程度较低且不愿对不同身份开放的职业更可能表现出集体思维和傲慢。如果经济学希望想出办法来协助社会实现全体繁荣,其自身首先必须变得更具包容性。

1月初,当美国经济学会在圣地亚哥召开年会时,该学科的新面貌得以呈现。仍然有很多有关货币政策、监管和经济增长等常规话题的小组讨论。但今年的会议程序肯定有着不同的味道。在会议过程中令人印象深刻并引起最大关注的是那些将行业推向新方向的讨论。有关性别和多样化的会议讨论有十多场,由芝加哥大学玛丽安·贝特朗所发表的理查德·伊利标题讲座也包括在内。

在安妮·凯斯和安格斯·迪顿既引人注目又令人心酸的新书绝望之死出版的背景下,召开了此次美国经济协会会议。在一次小组特别会议上举行了这本新书的推介会。凯斯和迪顿的研究表明,追捧“自由市场”的一系列经济理念,再加上对总体生产率和国内生产总值等物质指标的痴迷,已经助长了美国工人阶级自杀、过量吸食毒品和酗酒等流行病。资本主义不再正常运转,而经济学,从最低限度讲,也成为了同谋。

一个由我和别人共同领导的同名网络组织了一次名为“包容性繁荣经济学”(EfIP)的小组会议,对最近取代经济学原有热点的几条新思路进行了探讨。一是需要经济学家将关注重点从“平均”繁荣水平拓展到对民众福祉同样至关重要的分配层面及非经济层面,比方说尊严、自治、健康和政治权利。如果认真对待这些额外因素,就很有可能改变经济学家探讨贸易协定或放松管制等内容的方式。于是新经济指标将因此应运而生。解决上述问题的一种建议是要求政府机构编制国民收入分配账户

Project Syndicate is conducting a short reader survey. As a valued reader, your feedback is greatly appreciated.

Take Survey

就像塞缪尔·鲍尔斯和温迪·卡琳在同次会议上发表论文所指出的那样,每种政策范例均有一套价值观嵌入其中——该价值观探讨美好生活的含义——还有对经济运作方式的看法。新自由主义假定个人主义、超道德个体和自由市场带来效率,但这需要完备的合同和相对罕见的市场失灵来确保。鲍尔斯和卡琳认为,我们需要一种新的范例,能将平等、民主和可持续规范与当前实际运作的经济模式相结合。这种范例将同时强调团体和国家-市场二分法,同时将综合运用财富税、保险普及来控制风险敞口,该范例还将强调工作场所的权利和发言权、公司治理改革以及知识“产权”的实质性削弱等政策。

路易吉·辛格莱斯在同次会议上发表讲话谴责经济学家,指责他们坚持自己对国家的偏好。究其原因是由于经济学家往往重视特定结果(如效率)超过其他指标(如收入分配),而且因为他们比其他人更容易堕入集体思维和对特定经济模型的迷信之中。要想解决这个问题部分在于重视多元化,并且表现得更谦虚。其他解决办法,辛格莱斯认为,就是要进一步关注其他社会科学领域的研究,包括历史、社会学和政治学。

所有上述观点的含义在于,经济学家必须对制度选择和制度试验保持开放。培养这样的思维是包容性繁荣经济学网络一项最主要的目标。市场经济的制度基础在很大程度上是不确定的。我们可以继续采用保护特权并限制机会的体制制度。又或者,我们可以用鲍尔斯和卡琳的话说,设计一种不仅追求共同富裕,而且扩大自由观念的制度。

经验方法——尤其是因果推理——将有所助益,而且近几十年来,它们在经济学行业所发挥的作用已经重要得多。就现实世界证据取代意识形态的问题而言,无论现实多么混乱,这迄今为止都算得上是一件好事。但侧重证据也有可能造成盲点。只能从实际经验中获取行得通和行不通的证据。我们必然缺乏与当前现实相背离的选择性制度安排的数据。

经济学家所面临的难题是,要在忠实于经验主义的同时,保持构思未来包容性和强化自由制度的想象力。

https://prosyn.org/LPrK7zVzh;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

Set up Notification

To receive email updates regarding this {entity_type},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below.

If you are not already registered, this will create a PS account for you. You should receive an activation email short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