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deau1_David McNewGetty Images_renewable energy wind David McNew/Getty Images

公司成功的新度量

波士顿—几十年来,全球领导人对气候变化的紧急性反应不够,虽然科学早已证明了气候变化是一个紧迫的问题。如今,问题已经十万火急,不容忽视,权势人物也开始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赢回时间。

对企业来说,压力已不再仅仅来自示威者,也来自股东、客户、投资者、贷款人、雇员、决策者和其他所有真的理解气候威胁的相关利益方。从供应链破坏到户外工人的致命工作环境,企业风险正在成倍增加。

从现在开始,企业高管们必须回答四个关键问题:我的市场在净零排放的世界中会是怎样?我采取什么业务模式在这样的市场中取得成功?我现在要采取哪些变化为成功做准备?我需要什么支持条件,又如何确保这些条件?

提早行动的高管们可以保证竞争优势,为公司争取重大经济机会。全球经济的零碳转型已经开始,这意味着几乎所有行业都会变得与以往完全不同,一些企业会获得厚利,另一些企业会遭到重创。

以致力于清洁能源转型的电力公司的股价表现为例。丹麦跨国企业沃旭能源(Ørsted)2009年85%的发电量来自化石燃料,如今可再生能源的比重达到了88%。预计到2025年,它将实现净零能源生产和经营,到2040年消除一切与业务有关的排放。在转型期间,公司开始持续获利,股票估值也水涨船高。“公司股票自2016年上市以来上涨了一倍多,估值达到了560亿美元。”E&E新闻报道,“已经超过了康菲石油(ConocoPhillips),也高于绝大部分美国公用事业公司。”

随着能源转型的不断加快,气候承诺也日益被视为营商的筹码。气候领导者将大大领先落后者,而这一先发优势将贯穿整个经济,首先便是与去碳化相对联系比较直接的行业:电力、交通和建筑。接着,气候转型的进展将进入到去碳化比较艰难的行业,如航运、钢铁、水泥和航空。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_discount_spring2021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All for less than $5 a month.

Subscribe Now

事实上,气候领袖已在挺进更有挑战的领域。在航运业,马士基(Maersk)承诺到2023年采用碳中和船只。“受科技进步和不断增长的可持续供应链需求的推动,”公司报告写道,马士基“正在加快[此前宣布的]去碳化海运业务。”

类似地,航空业的领导者是空中客车(Airbus),它计划到2035年采用碳中和的氢动力飞机。空中客车首席执行官纪尧姆·福里(Guillaume Faury)此为“商业航空业的历史时刻”,标志着“行业有史以来最重要的转型。”

这些难以松动行业的去碳化雄心应该让其他高管们明白,净零转型已是进行时。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有一句关于个人破产的名言,它的发生通常是“悄然进行,突然爆发”。绿色经济转型亦然。商业领袖日益认识到落后的风险将日益增高。

实现净零转型并不仅仅是公司生死攸关的大事,它也是很好的机会。高管们可以从实施真正省钱的措施开始,减少浪费,增加循环利用,改善能源效率。此外,采取可持续系统和经营将给公司品牌带来巨大的好处,不仅吸引客户,也能吸引人才。投资者、董事会、决策者和其他关键相关利益方对可持续未来计划兴趣日益提高。

如同领导人在全球决策中扮演重要角色,企业高管对于推动净零排放也有重大责任。我们正在进行一场生命竞赛,公司也是如此。想以慢动作取胜,最终结果将是一损俱损。但是,尽管我们都必须采取行动,最重要的还是权力最大者要利用地位响应迅速的变化。

我们仍有机会避免真正的灾难性气候变化情景,但这要求所有领导人都站出来。气候变化的风险是生存威胁,没有人,也没有公司可以避免。

https://prosyn.org/KQ7lqLI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