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欧的理性教育

布达佩斯-本月是1956年被镇压的的匈牙利反苏运动领导人伊姆雷·纳吉被重新安葬的20周年纪念。与此同时,匈牙利的反共产主义党派发起了纪念纳吉遇害31周年活动,动员了超过10万名参加者一起来纪念这个标志着僵化制度走向瓦解的开创性事件。虽然对于匈牙利人以及中欧人来说,那些铁幕专制的年代早已远去,但过去20年所经历的一切,仍呼唤我们去反思自己选择的道路。

匈牙利在共产主义的瓦解过程中扮演了非常特殊的角色,它通过对东德难民开放边界,加速了瓦解的整个进程。但在1980年代,匈牙利的民主变革要求反对派必须找到某种新的斗争策略:靠革命运动是行不通的,1956年那场苏联入侵证明了这点;内部改革也是行不通的,因为苏联阵营各国势必会像1968年针对捷克斯洛伐克那样插手干预,以挽救整个苏维埃制度。

对此,反对派采取的新策略则是退出对政治权力的争夺——与其直接与共产党统治硬碰硬,不如选择去建立许许多多自由,且互相关联的小圈子和社会组织,这样只要时机一到,反对派就能够迅速聚集起足够的力量去改变整个体制。而当年在匈牙利就存在着许多关系密切的青年组织,许多1989年参加政治变革的政治团体也正是脱胎于此。

同时历史也对匈牙利的成功变革也发挥了作用。1956年革命运动是真正意义上的流血革命,也只有在匈牙利,中欧共产主义者才可能要用自己的生命来偿还强加在他人身上的苦难和压迫。这种历史教训对改革显然是有利无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