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farmer7_Mark WilsonGetty Images_fed1

Central Banking’s Bankrupt Narrative

洛杉矶 – 前美国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和安娜·斯坦斯伯里近日对中央银行的未来表示担忧,认为迫切需要反思现行货币政策框架的改革。 对于这一点我表示同意,从2006年发表的一篇文章开始,十多年来我一直呼吁人们重新考虑“旧凯恩斯主义” 。恰逢经济大衰退的两年前,那时质疑我们对宏观经济理论的看法成为了一种风潮。 令我感到鼓舞的是,我开展的研究叙述和主体得以继续获得公众的支持。

在当前低利率(有时甚至是负利率)时代,许多人开始担心,欧洲央行(ECB)和美联储(FED)正面临着“弹尽粮绝”的境地 。当一个中央银行的政策利率已经很低的时候,一旦发生危机,它便无法再降低了。 因此,有人可能会说,在失业率较低的情况下,美联储实际上应该提高利率,以便在失业率可能较高的未来为降息创造足够的空间。 然而,如果该举措可能引发经济衰退,那么加息便显得毫无意义了。 因此,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是否有办法在不引起爆炸的情况下,重新储存火药桶的能量。

当美联储或欧洲央行加息时,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理论预测,加息最终将导致通胀率下降,从 a 点到 b 点的路径将不可避免地伴随着更高的失业率。 但我的研究却表明,新凯恩斯主义的经济理论是错误的。 毕竟,如果美联储缓慢提高短期利率,并保证以固定价格购买基础广泛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从而支持股市,那么就没有理由认为加息会导致更高的失业率。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s://prosyn.org/jIaWUb5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