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金融泡沫的难题

发自伦敦——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严重性逐渐明晰了之后,针对央行和监管者是否可以——以及应当——有更多举措去以阻止危机的辩论也逐渐升温。由美国前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艾伦·格林斯潘为代表的传统观点认为,任何试图提前刺破金融泡沫的举动都是注定失败的。各国中央银行的大部分工作还是如何收拾残局。

刺破泡沫确实可能在不必要的情况下扼杀增长——并带来高昂的社会代价。然而也人对此不以为然:国际清算银行的经济学家认定,鉴于此次危机成本如此之大,善后工作如此漫长,一旦下次再看到流动性和信贷出现风险性积聚时,我们就必须采取一些先发制人的措施,。

对此两派人马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日于秘鲁首都利马召开的会议上展开了激烈(但隐晦而礼貌)的交锋。对于那些文学爱好者来说,这让人想起乔纳森·斯威夫特的著名小说《格列佛游记》。格列佛发现自己夹在了两个部落的煮鸡蛋战争中间,其中之一认为应该从尖头一端敲开来吃,另一个则一心认定地只有蛋屁股才是勺子的绝配。

可喜的是争论自2008年以来已经有了新的进展。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宏观审慎监管已被添加到政策制定者的工具箱中:简而言之,就是有必要根据金融周期来改变银行的资本金要求。一旦信贷迅速扩张,就当增加银行资本金要求以对冲不断累加的信贷收缩风险。但这一增加措施将超出宏观审慎监管——只评估单个机构的风险——的规定,因此新的巴塞尔规则也允许要求银行维持一笔额外的所谓反周期缓冲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