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审查和敏感性

大多数西方记者在收集信息的能力遭到政府的威胁时会进行抵抗和反击。有些记者为了保护匿名信息提供者和爆料者的身份而坐牢,有些记者起诉政府拒绝他们接触关键材料。唉,他们为保护自己采集新闻的权利而战的意愿似乎远远超过为保护他们自由出版和广播报道结果的权利而战的意愿。事实上,西方记者和新闻机构好像认为在一个例行控制传媒的国家中审查制度不可避免。

在印刷机、送货卡车、报刊亭或转播塔是将印刷出版物或广播节目送到新闻消费者手中的唯一方式的时候,默认这种审查制度可能是必要的。但是互联网出版业为发布未经审查的信息提供了一种新的并且有潜在利润可图的机会。

这种自由不是自动到来的,因为即使是互联网与生俱来的开放性也可能因苛刻的政府过滤和监视而遭到极大的损害。然而,近年来,持续的反第三方干预互联网通讯的对策研究已经开始增加新的因素。这项研究的大量工作不是在大学实验室或公司研发机构进行的,而是一帮十几岁的青少年同时进行的,他们运用这种技术相互之间免费分享受到版权保护的音乐。

西方传媒界以极大的兴趣报道了这个故事,但是明显没有意识到这些对等网络技术对于更多人而言具有反新闻审查的潜力,特别是对于中国来说尤其如此。在中国,任何与中共当前路线不一致的在线内容都面临着成为审查制度“金盾工程”牺牲品的风险。对等网络技术使得过滤变得更加困难,因为这些技术几乎把所有信息消费者都放置在传输过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