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psanchez1_Jeff J MitchellGetty Images_cataloniaspainflag Jeff J Mitchell/Getty Images

加泰罗尼亚、西班牙和欧洲,在一起会更好

马德里—最重要的是,欧洲就是自由、和平和进步。我们必须和这些价值观携手共进,将欧洲建设成融合与社会正义保护其公民的榜样。我们想要的欧洲,我们需要的欧洲,我们正在建设的欧洲的基础,是成员国内部的民主稳定,不能接受单边破坏完整性。我们仰慕的欧洲是基于重叠身份和所有公民一律平等的原则,基于不容民族主义思想和极端主义的原则。

因此,加泰罗尼亚分裂主义的挑战不属于也有悖于西班牙宪法框架,它,以及对反对独立的大部分加泰罗尼亚人的压制,是欧洲和欧洲人的挑战。今天在加泰罗尼亚捍卫这些价值观便是保护开放民主的欧洲。

西班牙在1978年起草并批准了完全民主的宪法,并将这些价值观写入其中。这份历史档案受到了近88%的全民公决投票者的支持。在加泰罗尼亚,支持和投票率甚至更高:有90.5%的加泰罗尼亚人支持这部新宪法。

由此,西班牙摆脱了漫长而黑暗的独裁阴影,奠定了一个基于法治的国家的基础,它可以与西欧老牌民主国家相提并论。有着不同信仰和背景的西班牙人——其中包括大量加泰罗尼亚人——斗争并赢得的个体自由得以恢复。1978年宪法还为西班牙领土多样性的问题提供了创新进步的答案,即认为它是应该获得承认的真正的资产。40年后,《经济学人》民主指数将西班牙列为全世界20个完全民主的国家之一。

当代西班牙是欧洲权力第二分散的国家,加泰罗尼亚享有欧洲最高级别的区域自治,拥有许多关键部门的自决权,包括媒体和公共传媒、卫生、教育和监狱系统。

但如今,加泰罗尼亚除了受全世界仰慕的创造力和主动性之外,也遇到了深刻的危机,其源头便是单方面破坏西班牙宪政秩序,而始作俑者则是2017年秋天的加泰罗尼亚分裂主义领导人。加泰罗尼亚领导人违背了所有宪法法院所作出的要求和决议,通过了违反宪法的与西班牙国家“脱离”的法案,举行了非法全民公决,并宣布成立所谓的“加泰罗尼亚共和国”。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容忍构成其宪政秩序一部分的领土当方面脱离。没有一位民主人士会支持分裂主义领导人所选择的道路,他们在地区选举中仅获得了48%的选票。他们的伪“独立”方案煽动了群中激情,加上有意传播的假新闻的煽风点火,形成了强烈的不公正感和与西班牙其余部分的冲突。那些反对独立的大多数加泰罗尼亚人的声音和选票在哪里?那些困惑地看到这一直接违反宪法的行为的西班牙人的声音在哪里?

我的政府一直将扩大权利与自由放在第一位。国际组织都承认我们在性别平等等问题上所树立的高标准。因此,我们永远不会同意对言论自由进行哪怕最小的限制。加泰罗尼亚地区政府主席是一位激进分裂主义者,但他并没有被制止自由表达观点,也没有被阻挠公开辩护,尽管他的这些言论严重伤害和损害了加泰罗尼亚的和平共处。

分裂主义的地方议会和政府也是如此,支持独立的各种团体亦然。他们可以尽情表达观点,只要不宣扬和鼓励犯罪行为。所有西班牙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宪法和民主是不容分割的现实。

根据西班牙民主法治,司法完全独立,并可评估国家和国际当局的执法情况。政府尊重并遵守所有司法裁定。这其中包括最高法院所做出的九名分裂主义领导人在2017年秋的非法行为指控所做出的的裁定。在本案中,法院的决定是完全透明的:整个程序都进行了电视直播。

对最高法院裁定的反应大相径庭:一些人认为判处9-13年有期徒刑过于宽大,也有人组织示威活动反对裁决。一些示威活动是和平的,也有一些则演变为极端暴力。

示威和罢工的权利是民主的基石,我完全尊重和平行使这些权利的加泰罗尼亚公民。但最近几周以来在加泰罗尼亚所发生的有组织、有预谋的暴力行动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它们绝对与该地区的宽容和好客的精神相悖。

欲让加泰罗尼亚独立的非法行为遵循了当今欧洲耳熟能详的路线图。它顺着谎言之网传播,通过假新闻和病毒信息流传,目的是刺激右翼极端分子和欧洲一体化的敌人。这与其他地区利用反动口号鼓励极化和冲突、分裂社会的做派如出一辙。

最近,这场运动的领导者,如主要分裂派团体的首脑,表示暴力是让他们的计划赢得更大关注的必要条件。但如果他们从欧洲痛苦而血腥的历史中学到一点东西的话,就应该知道任何政治野心都无法通过诉诸暴力得到合理性,而暴力常态化更是绝非政治工具。

我的政府以得体和克制应对这一挑战。我坚信,克制是我们的优势。我们迅速行动,为加泰罗尼亚公民恢复和平与稳定。大部分加泰罗尼亚公民反对当前的动荡僵局。同时,我们也保持审慎,将紧张时期所引起的风险降到最低。我们也决不能忘了加泰罗尼亚警方的榜样作用和英勇精神,在国家警察的帮助下,他们在地区领导人公开践踏法律的情况下保持了秩序。

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主席一遍高举暴力大旗,一边谴责警察奉其之命行使职责,这真是一个荒谬的悖论。同时,这也是一个可怕的错误。我致电于他,毫无保留地谴责暴力,并与不想独立的加泰罗尼亚人和不支持分裂主义的政党展开对话。他必须像一位全体加泰罗尼亚人的主席那样,而不仅仅是与他政治信念相同的人的主席。

我绝不容许因为受到假叙事和各种谎言驱使而再度爆发极端民族主义,破坏西班牙民主所取得的成功,这是我们的公民和机构好不容易赢得的成果。在关于加泰罗尼亚的未来的决定中,只有加泰罗尼亚人民和社会的恢复与共处能够进入议程,而独立不能。这是我们的主要挑战:确保所有人理解并接受,当方面独立便是对基本民主精神的直接冒犯。

目前,保持克制和温和是必要的。我们将坚决捍卫和平共处,但也要认识到我们有机会展开全新的篇章。只要双方愿意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内行事,我绝不会放弃对话。我绝不想成为我们与他们对立的领导人。我的职责是平等对待所有西班牙人。

如果分裂主义领导人放弃他们的单方面路径,那么有很多领域可以展开对话。我们可以互相诉说和倾听,而不发出威胁和贬损。我知道,有一些开放性伤口,存在痛苦和失望。但尽管如此,仍有希望的机会,承认我们共同实现的成就,思考我们能够如何携手改善所有公民的福利。但要实现这一点,分裂主义领导人必须回归宪法框架,尊重法治。

我的政府将西班牙放在欧洲一体化工程的第一位,放在与对抗最大全球挑战的斗争的最前沿。我们致力于强化和扩大权利与自由,对抗不平等性。这些目标超越了民族主义愿景,我们需要加泰罗尼亚和加泰罗尼亚社会帮助我们实现这些目标。

https://prosyn.org/s5qyTd8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