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英国的进口替代问题

发自伦敦——英国脱欧公投所带来的最显著经济效应莫过于英镑的崩溃。自6月以来,英镑相对一篮子货币的汇率下跌了16%。对此英格兰银行前行长梅尔文·金(Mervyn King)表示较低的汇率是个“受欢迎的变化”。事实上由于英国当前的经常项目赤字与GDP的比率超过了7%——也是自1955年开始统计该数据以来的最高值——贬值似乎是好事。但真相果真如此吗?

通常来说,经济学家会将货币贬值视为平衡一个国家外部账户的有效手段,因为这会提高进口成本而拉低出口成本,进而令前者下降而后者上升。较高的进口价格——相当于该国的净损失——将被该国出口竞争力更强的就业和工资所抵消。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为了使货币贬值发挥作用,当汇率下降时就立刻得涌现出更多的出口需求(或者用经济学术语说,出口需求的价格弹性必须较高)。但多项研究表明,英国出口需求的价格弹性较低。例如最近由智库机构欧洲贸易研究组(European Trade Study Group)研究员法兰切斯科·埃罗(Francesco Aiello),格兹埃拉·布南诺(Graziella Bonanno)和阿列西亚·维阿(Alessia Via)共同发表的一篇论文就显示“长期出口水平似乎与英国的实际汇率无关”。

这意味着英国消费者和生产者将不得不全盘承受贬值的冲击:它们的进口商品消费将因价格通胀的急剧上升而遭到遏制,而且无法通过出口来抵消。这可绝不仅仅是一个理论推算: 2008~09年,当世界其他地区都处于通缩边缘时,英国却在经历通胀型衰退,一方面是高达6.1%的GDP年收缩率,一方面确是5.1%左右的通胀率。这是因为从2007~08年间,英镑汇率从顶部下跌了超过21%。

此外,尽管2011年的经常项目赤字缩小到相当于GDP的1.7%左右,但改善只是暂时的。 2011年以后,尽管英镑汇率依旧不振,但经常项目赤字却再次开始扩大。在经济学术语中,英国似乎沦为了一个胡萨克-马格效应(Houthakker-Magee effect)的极端范例——该效应以在1969年发现进口和出口的价格弹性可能大幅度分化,导致出现长期性经常账户不平衡趋势的两位经济学家的名字命名。

出现这一状况的原因似乎是英国制造业的大规模收缩——从1978年占总增加值约28%到今天的不足10%。正如经济学家尼古拉斯·卡尔多(Nicholas Kaldor)在很早以前指出的那样,由于制造业比服务业的规模收益更高,制造业出口商往往会比服务出口商表现更佳。

此外,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的结构性改革完成了英国出口商与全球供应链的深度融合,令英国的许多出口产品的生产需要进口各类原料零件;因此英镑贬值和进口价格上涨时也会对出口价格产生连锁效应,使其竞争力降低。最近的经合组织数据显示,英国出口商品中的进口原料零件比例约为23%,而美国和日本则为15%左右。

如今英国只能依靠指向伦敦金融城的资本流入来限制英镑的跌幅。但正如2008年汇率崩溃所显示的那样,外国对英镑的需求是非常不稳定的。当趋势不可避免地逆转且资金流向改变时,英镑汇率和出口将再次受压。

对此最坏的情况是英镑价值大幅下跌,随后大幅通胀导致英国出口价格居高不下,加剧货币贬值。这种恶性循环只有当英国消费者遭受实际收入下降时才会停止——其下降幅度之大,在发达国家范围内都是罕见的。

更可能的出现结果是一种缓慢的腐烂效应,定期贬值逐渐降低了所有赚取英镑生活的人的生活水平。

对此我们该如何应��?只有政府迅速采取行动来用国产货物替代进口的货物才会奏效。经典的解决方案是进口管制,还可以采取一些对贸易规则和国际友好关系破坏性较轻微的其他措施。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工党现在倡导的国家投资银行可以被授权对具备高进口替代潜力的行业进行投资。另一种方法是直接从财政部门补贴这些行业,补贴额参照被替代进口商品的性价指标。随着国内商品相对外国商品的竞争力逐步提升,补贴将逐渐消除,让行业自主运行。

理想的情况是,英国政府应该把进口相对GDP的比率从目前约30%的高点降至1974年以前的20%左右。这一想法可能过于乐观,而英国最终可能停留在25%的点位上。但如果未能做到这一点,英国就会面临长期性的繁荣流失。经济萧条卷土重来,而通胀型经济也将加剧事态。但由于国家对货币汇率动向失去了控制,英国在很大程度上都将无法避免地丧失那些进入国外关键市场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