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汽车安全之路

东京—汽车——自由、地位和成功的老牌象征——正站在十字路口。一个多世纪以来,汽车让数十亿人得以旅行得更远、更快、更高效。汽车帮助提高了世界经济大国的实力,决定了现代社会和文化轮廓。但所有这些都是有代价的:事故、拥堵、污染、难以摆脱的石油依赖,以及其他。

因此,我们的挑战是增加汽车带来的好处,降低(并最终消除)汽车带来的伤害,从而让未来乘车旅行变得清洁、高效、安全且人人可行。因此若要让汽车产业依然是进步的工具,我们必须与其他产业的同道以及政府在三分方面展开精诚合作:安全、环境和价格。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道路安全是一个大问题。每天都有3,000多人因为与汽车有关的事故身亡。低收入国家拥有全世界的一半汽车,但却占据了致死交通事故的90%以上。印度的汽车数量比法国少四倍,道路相关死亡案例却要多20倍——也就是说,平均每辆车造成的事故数高80倍。

但安全性正在改善。在欧洲,虽然汽车数量翻番,但道路死亡降低了一半。一个原因是引入了防抱死制动、安全气囊和电力稳定性控制等技术。目前正在开发阶段的技术甚至可以根除与汽车相关的死亡事故。

这一方面的一个创新是自动驾驶。雷诺和日产目前正在合作研发互补性技术,可用于预测、侦测和防止碰撞。通过减少在交通拥堵和不熟悉地段驾驶带来的压力,这一技术能更好地保护司机和行人。这对于行动不便的人来说价值更大,如老年或残疾司机。

但这类技术突破不能简单地发明和使用,它们需要政府的支持——如规定它们的使用范围的一致的法律和规则。因此,要想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实现道路“零致死”的目标,决策者必须在研发的早期阶段就参与进来。

汽车业还能为环境做出重要贡献。十五年前,雷诺-日产联合公司(Renault-Nissan Alliance)便在全生命周期的基础上评估了旗下汽车的环境影响。这项研究考察了我们的原材料使用的影响、汽车尾气对公共健康的影响(特别是在拥堵的城市地区)以及对总体温室气体排放的影响——全世界有23%的温室气体来自汽车业。

这份评估带来的���果是雷诺-日产投资了40多亿欧元用于零排放技术。如今,我们是唯一一家大规模生产全系列零排放汽车和轻型商务车的汽车集团。雷诺和日产加起来在全球售出了10万多部此类汽车——比其他所有主要汽车生产商的总和还要多。

更大的任务是让这些汽车融入效率更高、更清洁的电网——比如用水电代替老旧的火电厂。此外,地方和国家政府应该与汽车业合作,让零排放汽车融入国家交通基础设施。如果实现了这一点,我们相信汽车有望在可预见的未来实现对环境的零影响。

但是,更好的健康性和安全性不能(也不必)要以牺牲发展中国家为代价。发展中国家的人民也希望享受到发达国家人民享受已久的繁荣果实。1999年,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只占全球汽车销量的8%;到2012年,这四个国家总销量已经达到了全球总量的35%。并且这一比例肯定还将进一步上升。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如此卓越的增长的一个原因是汽车生产商为注重成本的新兴中产阶级开发了更廉价的汽车。在印度设计和制造的雷诺-日产的CMF-A平台将为在所有发展中国家推广廉价汽车扫清障碍。这些进步站在日益明显的通往“朴素创新”的趋势的前沿,而发达国家市场也越来越接受这一趋势。

汽车在过去一个世纪中对我们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生活所造成的影响怎么强调都不过分。汽车业的全球销售额比第六大经济体的GDP还要高,并为全世界5,000多万人提供了工作岗位。汽车业的未来与世界经济的未来息息相关。现在的挑战是发明一种新汽车,让它能够在未来几十年中依然是自由和安全的骄傲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