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被绑架的欧洲

华盛顿—能在国家和欧元区层面施加影响的欧洲政策精英陷入了大麻烦。由于措置失当,欧洲正在滑向深度危机,创造欧元时信誓旦旦的统一和繁荣没了影儿。货币联盟可能最终能够得救,但对千百万人民来说,欧元维持增长、保证稳定的使命肯定是没有完成。为什么会这样?

希腊、葡萄牙、爱尔兰和意大利正在财政紧缩中举步维艰,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这些国家都将继续实施预算缩减和税收增加。这一政策组合将使它们及欧洲其他地区的增长减缓。

但这只是问题的一部分。更大的问题是迫使欧洲各国政府做此下策的“债务宿醉”。美国在过去几年中所发生的事情也颇为相似:许多家庭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因此家庭消费出现了下降,至今仍未好转。欧洲的调整可能更加痛苦,因为主权债务危机对所有人都形成了抑制效应,消费者、投资者、公共部门,概莫能外。

对付债务宿醉有一个简单的办法:重组债务,从而减少偿付。许多企业能够与债权人就融资条件展开谈判,通常是延长债务期限,从而让它们得以借入更多的钱来为更新更好的项目融资。如果谈判不能通过自愿协商达成,那么美国企业将使用破产法第11章,由法院来监督和批准债务重组。你也许会认为,美国家庭和焦头烂额的欧洲各国政府也可以如法炮制。但它们的债务重组情况发生得很少也很晚。这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