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皮凯蒂对皮凯蒂

伯克利—在《二十一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中,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强调了北美和欧洲在一战之前的镀金时代和二战后的几十年之间的向明对比。在前一个时期中,经济增长缓慢,财富主要靠继承,富人主宰了政坛,经济(以及种族和性别)不平等畸高。

但经历了二战剧变后,一切都改变了。收入增长加速,财富主要靠挣(不管公不公平),政治由中产阶级主宰,经济不平等也相当温和(即使种族和性别平等仍然大大落后)。西方似乎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但是,到了20世纪80年代,这些趋势似乎开始稳步退回一战前的范式。

皮凯蒂的中心思想是我们不必为这一变化感到惊奇。我们退回镀金时代的经济和政治模式是可以预期到的,因为北美和欧洲回归了正常资本主义社会。

皮凯蒂指出,在资本主义经济中,很大一部分财富被继承是常态。财富分配高度不平等是常态。财阀精英一旦形成就将利用其政治权力影响经济,使其成员攫取社会收入的大部分,这是常态。经济增长开始放缓也是常态;毕竟,高速增长需要创造性破坏;而因为受到破坏的将是财阀的财富,因此他们不可能鼓励创造性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