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turner63_getty images_tumbleweed Getty Images

只剩最后一次机会的资本主义

发自伦敦——今年,全球变暖正在发生且对人类的影响可能极为严重甚至灾难性的证据已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说服力。6月和7月破纪录的全球气温。澳大利亚和印度两地前所未有的50摄氏度以上热浪。蔓延俄罗斯北部的大面积森林大火。所有这些都表明留给我们去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将全球变暖限制在至少可控水平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对此的回应则是越来越大的激进行动需求。在美国,绿色新政的支持者认为美国应该在2030年实现零碳经济。英国的“灭绝叛乱”运动分子则在2025年达成这一目标,并以非常有效的公民不服从手段严重扰乱了伦敦的交通运输。而避免灾难性气候变化需要拒绝资本主义的论点也日益得势。

在这种日益高涨的激进主义浪潮之下,企业,商业集团和其他机构则呼吁要有所警惕以及采取更为谨慎的行动。它们认为要提前到2030年实现零排放将带来巨大的成本,而且需要调整生活水平(这是大多数人都无法接受的),还表示扰乱他人生活的非法行为将破坏民众对各类必要措施的支持。而一个更经济且渐进的减排途径会更好也一样可以防止灾难,同时那些在资本主义体系内运作的市场工具都可以成为强有力的变革杠杆。

这些反驳是强有力的。如果我们试图在10年而不是30年内实现零碳经济,那么成本将大幅增加。大多数形式的固定设备一般都需要在30年内更新一次,因此在这一时间段内改用新技术的成本相对较低,而在10年内实现转变则需要企业注销大量现有资产。

技术进步——无论是太阳能光伏板、电池,生物燃料还是飞行器设计——都会使15年内进行减排的成本比现在低得多。而利润动机则会推动风投资本家对实现零碳经济所需的新技术投入巨资。

与此同时,鉴于实现脱碳的潜在途径多种多样,碳定价等各类去中心化市场机制对推动关键工业部门的变革至关重要。在这方面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并不那么有效:委内瑞拉既是环境灾难也是社会灾难。并且此间还存在一种真正的风险,即过分迅速的行动可能会导致其与民众的支持日益疏远,毕竟法国的黄马甲运动正是因为旨在使柴油车变得不经济而增加的税收而引发的,而这项税收却是在电动车还不够廉价且电池行程不足,无法成为那些生活在大城市以外的不富裕群体的现实出行替代品之时下达的。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但资本主义制度也确实未能足够迅速地应对气候变化挑战;在某些方面,资本主义阻碍了有效行动。虽有风投资本家为辉煌的技术突破提供了资金支持,却又有行业游说团体成功地反对所需的法规或碳税。如果30年前采取了适当的政策,那么我们将以非常低的成本实现零碳经济。事实上我们未能实现这一点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资本主义的失误。

如今我们需要尽可能地加速行动起来。所有发达经济体都应致力于到2050年实现零碳排放。这个零必须是真的零,而不是那种放任人们在二十一世纪后期继续燃烧大量化石燃料,又并通过同样数量的碳捕获和存储来进行平衡的假象。

发展中经济体应该最迟在2060年实现这一点。这仍会使我们容易遭受重大和不可避免的气候变化的影响,但气候科学认为这也足以避免大灾难的降临。正如能源转型委员会在其最近的《可能的使命》报告中所述,如果我们毫不拖延地实施推动快速变革所需的政策,就仍有可能以相对较低的经济成本实现这一目标。

我们应该引入足够高水平的碳税,并提前公布未来的提升幅度以推动重工业脱碳所需的延续数十年的投资计划。碳关税可以用来保护各国工业,使之免受那些那些碳价不足够国家的进口商品所影响。航空公司要么面临稳定上涨的碳价格,要么制定规则要求他们逐步提升来自明确可持续来源的零碳燃料的比例,且这一比例要在2050年之前达到100%。

而某些略显粗暴但有效的工具(例如在未来某个特定时间点,比如2030年,禁止销售内燃机汽车)也应该成为政策工具箱的一部分。法规应禁止将塑料丢给垃圾填埋场和焚烧,迫使各界开发出一套完备的塑料回收系统。

所有这些政策都不是反资本主义的。相反,它们是我们释放资本主义的问题解决能力所需的政策。一旦明确的价格和法规到位,市场竞争和利润动机将推动创新,规模经济和学习曲线效应将降低零碳技术的成本。如果我们不释放这种力量,就几乎肯定无法遏制气候变化。

那些市场经济的信徒会对激进者认定资本主义与有效气候行动不相容的说法感到沮丧。但除非资本主义的维护者能支持立马制定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标和政策以在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排放,否则就只能坐视越来越多的人认定资本主义就是问题本身而非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这是一个正确的做法。

https://prosyn.org/hzQNz5Q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