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反击大银行的恐吓

柏林—2008年,G20决心不让一家具系统重要性的银行倒闭,从当时看,这一决定是明智的,因为当时全球金融系统面临崩溃风险。但这一决定以及自此以后央行和政府的坏政策让负债过度的主要银行肆无忌惮地对其拯救者进行敲诈勒索,它们利用这一权力营造了一个自己可以在事实上免受债务负担的金融系统。

大银行能够营造这样的安排的原因是一个潜在威胁:如果具系统重要性的银行陷入破产,那么金融部门——以及与之相关的经济支付系统——将会崩溃。但现在是时候给银行家点颜色看看了:维持支付系统可以也应该与银行破产问题区别对待。

说到底,G20支持具系统重要性银行的决定必须有所改变。政府必须宣布已经做好了依法处置破产银行的准备,以此来应对银行的威胁。市场经济必须以盈亏的经济学原理为基础。没有破产也没有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的经济不是市场经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一原则必须对银行也适用。

此外,政府应该通过改革破产法担保破产银行的对非金融企业的贷款以及私人客户的活期、定期和储蓄存款。显然,政府不应该担保不影响客户存款的银行间债务。破产官员应该接管银行,并确保国家担保所承担的支付都是合理的,而这些支付应该通过央行再融资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