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卡尔德龙的熔炉

在极端不利的情况下,墨西哥终于在上周五诞生了新任总统。费利佩•卡尔德龙 (Felipe Calderón)冒着左翼反对派人士的怒火,击败了民主革命党(PRD)及其领导人安德列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但同时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全世界电视新闻和报纸的头版头条都惊人地一致:“墨西哥新总统在混乱和争斗之中宣誓就职。”

墨西哥的政府机构艰难地顶住了左翼反对派几乎是暴动般的冲击,左翼人士一心想阻止卡尔德龙就任总统。同样难以应对的还有革命制度党(PRI),他们一门心思想看卡尔德龙登上宝座,而后再一败涂地、草草收场。在通往总统宝座的道路上,卡尔德龙出人意料地克服了所有似乎无法逾越的障碍,但管理和改革墨西哥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多数墨西哥评论家认为,改善卸任总统文森特·福克斯在就职期间造成的糟糕状况对卡尔德龙来讲难度不大。墨西哥需要以两倍于福克斯治下的速度获得经济增长(福克斯在任时增长率只有区区2%)。如果卡尔德龙能够加强法律和秩序,利用自己强大的政治能力与革命制度党达成经济结构的改革协议,他就能够获得成功。

但这种观点太过简单化。福克斯的任期,以及前总统埃内斯托·塞迪略(Ernesto Zedillo)的后四年任期,很难说成是彻底的失败。20世纪60年代以来,墨西哥就很少看到连续10年的经济稳定、低通货膨胀、低利率、货币稳定、以及不高但却连续的经济增长。在这两位总统任内,抵押、汽车贷款和消费信贷破天荒地首次对中下层人群开放:房屋的建造和销售,以及汽车的销售,全部创下了历史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