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缅甸的毒枭将军

缅甸军政府封锁其决定暂时放弃担任明年东盟(ASEAN)主席国的消息,表明其声望受到了沉重的打击。的确,这一决定并非出于自愿。军政府首脑Than Shwe将军“颜面尽失”并立刻消失在公众视线当中,以至于有的缅甸人认为他已经死了。

施压让执政当局放弃东盟轮值主席国之位的主角们却不是通常的西方人权活动分子,而是与缅甸最近的东盟邻国。对于军政府的将军们来说,这一点使得他们的退却痛苦得犹如伤口上撒盐。因为此前,东盟一直是缅甸抵御国际社会压力的最坚实的挡箭牌之一。

对东盟而言,这一事件是过度自信带来的教训。它表明持续不断的压力比其自缅甸加入东盟以来的八年里所追求的徒劳的“建设性接触”要有效。

这一转变的领导者是一个被称作“东盟国会议员缅甸民主小组” (AIPMC)的,由该地区当选国会议员组成的,刚成立不久的组织。我也是其成员之一。该组织成立于去年10月,旨在加速缅甸的民主化进程。来自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柬埔寨的国会议员们,以前所未有的姿态跨越了国家和政党的界限,来评估东盟对缅政策,寻求昂山素季的释放并剥夺缅甸的轮值主席国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