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保加利亚对欧洲的背叛

当保加利亚在去年一月加入欧盟时,我相信我的国家最终远离了它压制的过去。但最近对在该国寻求避难的土库曼斯坦持不同政见者Annadurdy Hadjiev的逮捕和威胁驱逐出境的事件说明有些事情还是没有改观。

如果保加利亚将此人遣送回土库曼斯坦—在那里他将会面临某种折磨和死亡威胁—我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民主、尊重人权的欧洲的一部分的话也成为空谈。另外,欧盟在全世界的人权卫士形象也会因为它不能让成员国坚持自身的标准而黯然失色。

这一案件勾起了人们对克格勃的影响力无处不在的那个时代的回忆。那时整个东欧和如土库曼斯坦这样的苏联土地上的持不同政见者都生活在恐惧之中。Hadjiev和他的家人在2001年逃到欧洲,以躲避世界上最严酷的政权之一:已故的,自诩为“Turkmenbashi(土库曼之父)”的Saparmurat Niyazov的专制主义独裁政权。

作为曾担任土库曼斯坦中央银行副行长以及一位后来直言不讳批评Turkmenbashi政府的人士,被流放的资深共和党人Hadjiev在到达保加利亚时得到了“人道入境(humanitarian parole)”的待遇—一个低于难民地位的保护类别。但从那时起,他就在这个本应是“安全岛”的地方一直遭受着激烈而任意的攻击。虽然Turkmenbashi在去年十二月死去,他的继任者Gurbanguly Berdymukhammedov继续关押持不同政见者,遏制言论自由,并嘲弄民主,正如他在二月份舞弊的选举中所表现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