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未践之约

普林斯顿——

2000年,各国领导人齐聚纽约,共同发表了振奋人心的千年宣言,承诺到2015年使全球赤贫及饥饿人口的比例减半、缺乏安全饮水和卫生设施的人口比例减半、在全世界推进初等教育的全民普及(特别是男女童平等接受教育)、将新生儿死亡率降低2/3、使孕产妇死亡率降低3/4以及防止艾滋病、疟疾等重大传染病蔓延等。按照这些承诺定下的一系列具体可测的目标被称为千年发展目标。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上个月,千年发展目标发布十周年之际,各国领导人再聚纽约,出席联合国峰会并通过一份名为《履行承诺》的文件,重申了在2015年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承诺。尽管联合国官方新闻称该文件为“全球行动计划”,但实际上它更像是美好愿望的表达。那么,我们到底有多大把握实际履行在2000年作出的这些承诺呢?

正如耶鲁大学哲学教授涛慕思•博格(Thomas Pogge)所言,我们已经降低目标使之更容易实现。1996年在罗马召开的世界粮食峰会设定的目标是到2015年使全球营养不良人口数量减半,而2000年与之相应的千年发展目标是要将全球饥饿(及赤贫)人口比例减半。鉴于全球人口总量不断增长,特定人群所占比例减半并不意味着数量也会相应下降到1/2。

不仅如此,按千年宣言制定的一系列具体目标的对比基准是1990年,而非2000年,也就是说之前十年的成果也计作为实现目标的努力。此外,目标最终定为“将发展中国家的相关人口比例减半”,这更降低了实际目标,因为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增速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博格计算后指出, 按1996年的目标,各国需要将全球营养不良人口数量减少到8亿2800万,而按改变后的指标,只需将赤贫人口控制在13亿2400万以下。考虑到近1/3的人口死亡由赤贫导致,这实际上意味着,假设两个目标均得实现,原目标可以每年多挽救600万人的生命,使之免于因贫困而死。

然而,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即使按照减低后的目标——将发展中国家饥饿人口比例减半,我们的进展仍不容乐观。粮食价格上涨(或许由气候变化导致)抵消了之前的部分成果,去年饥饿人口数量回升到10亿。与此同时,发达国家却正用数百万吨谷物豆类饲养家畜、超重人群也不断扩大,这种反差实是对人人平等这一信念的挑战。

赤贫人口比例减半的目标很可能实现,这主要归功于中国和印度的经济发展。非洲经济走出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不振局面,其赤贫人口比例也在下降,但尚不能在2015年前达到减半标准。

教育领域的性别平等也取得了一定成绩,这有利于实现其他目标,例如使妇女受教育降低生育数量从而减低新生儿死亡数。

在医疗领域,成果与目标相距甚远。尽管取得一些进展,但是孕产妇死亡率仍下降缓慢,廉价抗艾滋药物的普及尚难实现,新生儿死亡率难以降至1/3。

长期以来,发达国家一直许诺协助穷人脱贫,却较少采取相应举措。诚然,成绩是有的,数百万人已得救助;然而缺口还很大,尚有数百万人本可免于死亡。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为了持续减少赤贫对人类的威胁,我们需要提高援助的数量和质量。目前仅有少数国家——丹麦、卢森堡、荷兰、挪威和瑞典——达到或超过联合国并不过分的援助要求:将国民生产总值的0.7%用于对外发展援助。另外,改革贸易机制和应对气候变化对于持续援助的保质保量也很重要。

目前看来,各国领导人很难在2015年实现他们早先作出的(缩水后的)承诺,也就是说每年数百万不必要的人口死亡需要归咎于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