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被破坏的叙利亚儿童承诺

伦敦—如果你失去了希望的力量——更不用说永不放弃的重要性——你应该用穆罕默德·科沙(Mohammed Kosha)的故事激励自己。这位16岁的叙利亚难民现在生活在黎巴嫩,为了取的好成绩,他克服了大部分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世界领导人应该引起注意。

四年前,穆罕默德和全家为了躲避叙利亚武装力量持续不断的炮击而逃离了位于大马士革市郊达尔亚(Darya)镇的家。在家乡,由于上学太危险,他已经落下了一年小学功课,当全家到达他们现在居住的黎巴嫩后,他又有一年时间没能上学。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黎巴嫩政府向难民开放本国公立学校后,穆罕默德的生活发生了变化。教室拥挤不堪,授课用的是英语,这意味着他必须得学习一门新语言。但穆罕默德抓住了学习的机会,一头扎进了功课中。上个月,排除万难的他在黎巴嫩初中升学考试中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绩。他的故事还没有完。

穆罕默德知道,教育是构建更美好未来的关键。用他的话说,“学习给我希望。”世界领导人有他一半的智慧就好了。

已经有了一些令人鼓舞的信号。在2月份 伦敦的会议上,国际出资者认识到教育对难民的重要性,承诺到2017年底让所有叙利亚难民儿童上学。它们甚至承诺投入14亿美元用于实现这一目标。

这是一个面向非常脆弱的儿童群体的宏大承诺。如今,大约一百万5—17岁叙利亚难民儿童——约占总数的一半——辍学。即使有学可上,绝大部分也进不了中学。在仅仅一代小学教育的时间里,叙利亚遭到了也许是史上最严重的教育倒退。叙利亚儿童入学率远远低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地区平均水平。

但如今,仅仅六个月后,所有难民接受教育的承诺眼看就要破产,击碎数百万叙利亚人的希望。今年,联合国人道主义机构紧急教育援助需要6.62亿美元资金,目前只有39%已经到位。而在今天公布的Theirworld报告中指出,伦敦会议上所承诺的14亿美元只兑现了一小部分。

在国际社会逃避责任的同时,叙利亚的邻国继续以极大的努力解决这场危机。黎巴嫩、约旦以及(在较小程度上)土耳其向叙利���难民开放了公立学校。

但这些国家的教育体系在危机前便捉襟见肘,根本无法承担它们如今被迫承担的负担。目前,叙利亚难民占了黎巴嫩公立学校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一。这好比是美国小学突然间必须接收所有墨西哥儿童。教师、教室和教科书严重不足,无法给难民儿童提供像样的教育。

2月份的会议本应产生能够减轻叙利亚邻国负担的方案。东道国政府做好了自己的部分,提前计划好如何为难民儿童提供全民教育。接着,它们还与出资者合作制定覆盖全体辍学儿童和提高教育质量的全面战略。

但是,由于国际社会没有兑现承诺,进展十分缓慢;甚至可能倒退。如今,超过80,000在黎巴嫩学校上学的叙利亚难民有可能失去学习机会。

叙利亚难民所遭受的教育危机的人道后果不容忽视。在黎巴嫩贝卡谷(Bekaa Valley)种蔬菜和在土耳其(那里由五十万难民辍学)服装厂工作的童工数量激增。难民家庭仍然在冒着生命危险前往欧洲,为的就是让他们的孩子获得受教育的机会。但许多欧洲政府继续投资铁丝网和集中营,而不是学校和教师。

我们可以换一种做法——但时间紧迫。下个月,联合国和美国将主办新一轮难民峰会。在此次峰会上,政府可以抛弃车轱辘式的承诺和信誓旦旦的说辞,而应该拿出切实计划兑现它们所承诺的14亿美元。

国际社会还必须反思如何进行援助。叙利亚危机不会很快结束。注资人不应该通过不可靠、资金不足的年度人道主义呼吁提供援助,而应该提供可预测的多年期融资,如英国所做的那样。更一般地说,欧盟和世界银行应该扩大和强化它们对教育的支持。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当然,更多的教育捐助融资只是一部分。东道国政府不管多么捉襟见肘,总可以也应该多做一些。首先,它们应该致力于打消叙利亚儿童所面临的语言障碍。它们还可以通过临时招聘叙利亚难民教师来缓解教师严重不足的情况。最重要的是,东道国政府可以帮助难民更加安全和自立,这主要可以通过提高他们的法律地位和扩大他们的工作权利实现。

但是,说到底,难民教育危机的可信应对措施必须包括更公平的负担共担机制。在下个月的联合国峰会即将到来之际,各国政府应该回顾它们在伦敦会上作出的承诺。它们还应该回忆一下纳尔逊·曼德拉的名言:“对儿童的承诺永远不能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