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lesden, Northwest London PYMCA/UIG via Getty Images

故意捣乱的福利制度

发自牛津——随着圣诞节的临近,英国正在加速推出只有埃比尼泽·斯克罗吉(Ebenezer Scrooge,狄更斯小说中的一个讨厌圣诞的吝啬鬼)才会喜欢的社会保障计划。“通用福利”计划将取代六种不同的福利待遇——例如儿童税收抵免和住房福利。目标是鼓励就业,并创建一个更容易使用的在线系统。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这个想法其实不错。可不幸的是新系统的推出一直都不顺利。第一笔福利款需要等待42天才能到账,意味着有些家庭可能要囊中空空地等待六周时间。而钱到账后很多受助者都发现自己的福利被削减了。在那些通用福利制度广泛实施的地区有越来越多的民众转而向食品银行这类慈善组织求助,因无法支付房租而被赶出住宅的人数也在增加。

但在所有这些夺人眼球的新闻头条之外,英国福利改革还存在一个更深入的,未被报道的问题:与其说是减少贫困,它实际上可能会加剧贫困状况的恶化。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森迪尔·穆莱纳森(Sendhil Mullainathan)和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教授埃达尔·沙菲尔(Eldar Shafir)在他们2013年出版的开创性著作《稀缺:为何过度的匮乏影响如此巨大》一书中研究了人们在管理工作,家庭和生活的各类决定条件。而他们的研究会为英国福利体系最新改革的评估提供两点教益。

第一个教益是,人们——无论是贫是富——经常都会在缺乏关键资源(如金钱或时间)时做出错误的选择。例如对于那些资金匮乏的借款人来说利息高得吓人的“发薪日贷款”极具吸引力,即便这些贷款的条款只会令人们在债务中越陷越深,。

这不是因为人们缺乏教育。在几项受控研究中,穆莱纳森和沙菲尔让普林斯顿大学的学生玩一个他们有机会“多借”几秒钟的定时电脑游戏,尽管这样做意味着在总体游戏时间中扣除两倍的时间。许多人都借了这个时间,令穆莱纳森和沙菲尔得出结论:糟糕的决定可能是来自于稀缺和压力。

英国最新的福利改革将推动许多受助者陷入类似的算计,因为许多穷人都被削减了福利。这可不是“通用福利”制度的最初目标,但一个试图削减支出的政府总是忍不住去压缩福利。其结果就是一个比它所取代的系统少支出30亿英镑(折合40亿美元)的系统。

据估计约有110万双亲家庭会因此年均少收入2770英镑,而有工作的单亲家庭年均损失1350英镑。这些福利的减少很可能会导致一个糟糕的规划和决策周期。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穷人越是被剥夺了资源,他们的决定就变得越危险。

穆莱纳森和沙菲尔的第二个教益则关于人类的“带宽”限制。我们都知道使用手机的驾驶员更容易发生事故,或者在讲座期间使用笔记本电脑的学生内容吸收率较低。如果人们的脑力被某些紧迫关注所分散,他们解决问题的表现就会更差。

英国的福利制度也是以类似的方式运作;它是一个贪婪的带宽消费者。例如,2012年福通用福利计划的前身2012年《福利改革法案》规定了当地住房补助和总福利的上限以及住房空置的处罚。残疾福利和资格评审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而所有这些“改进”都伴随着其他几十个变化,造成了一场管理制度上的大混乱,既导致带宽紧张,又考验了执行的决心。

如今出现的新变化实际上会给受助者造成削弱性的分心,迫使穷人花更多精神精力去使用另一个拥有新规则和程序的系统。这类似于强迫人们每次开车都使用手机。目前还不清楚那些既要照顾孩子又要上班的人们如何在驾驶一套“让工作者得回报”系统的同时又承担好两个角色。

英国的新计划被鼓吹为一种降低成本和激励更佳决策的方式,可以使更多的人投入工作,减少福利需求。但迄今为止没有什么证据能支持这种乐观设想。

通过减少穷人获得的福利,政府正在确保稀缺性不断上升以及糟糕决策倍增。在频繁改变福利体系使其更加复杂后,英国领导人也迫使穷人消耗更多的精神带宽。总而言之,这些因素使得福利受助者变得日益窘迫。

决策者应该阅读穆莱纳森和沙菲尔的著作,并考虑如何将他们的研究应用于未来的福利改革。目标应该是慷慨和稳定的福利,让人们专注于找工作,同时辅导孩子的功课并照顾自己的健康。这类系统的创建不是不可能的。而另一种办法是给那些最无力承受的人增加负担。

http://prosyn.org/KSO7RYF/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