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英国的领导病

伦敦—有道德的(ethical)政治领导在全世界都处于短缺状态,从美国到土耳其到菲律宾都是如此。但英国也许是最令人震惊的不诚实领导的例子,英国退欧公投及其后果所导致的动荡规模已经超过了平常时间十年。

公投举行后不出几周,举行公投的首先卡梅伦便提出辞职,而他的保守党继任者梅已经认命了新内阁。尽管一些脱欧派——包括最著名的前伦敦市长约翰逊(Boris Johnson)——已经入职政府,但领衔头欧阵营的人中没有一位最终为脱欧负责。梅本人支持“留欧”阵营。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与此同时,反对党工党陷入了混乱。影子内阁对党领袖科尔宾(Jeremy Corbyn)已失去信心并几乎全体辞职,挑战科尔宾的动作也是风起云涌, 科尔宾的支持者甚至朝他对手的选区办公室窗户投掷砖块

公投后乱象愈演愈烈。社会、政治和经济不确定性和不满导致人们情绪低落,公投以来仇恨犯罪数量飙升500%。FTSE100指数在公投结果公布十分钟内市值蒸发1,000亿多英镑 ,而英镑兑美元汇率更是暴跌至35年来的低点。

英国——以及其他许多例子最触目惊心的教训之一是问责商业领袖、确保公司行为合乎道德的有用措施在我们的政治制度并未施行。我们的民选领导人——他们往往是一马当先要求私人部门拿出可靠战略、继任规划和问责性的人——在按照他们所鼓吹的那样行动方面可谓表现一团糟。

我们希望商业领袖为确定的不确定性(certainty of uncertainty)做好规划并合理管理风险。去年,英国、欧盟其他国家以及全世界大大小小的公司举行了数不清的会议和高规格规划研讨会为英国脱欧投票做好准备。当结果出炉时,唯一没有为“脱欧”阵营的胜利做好准备的似乎恰恰是导致这一结果的人。事实上,据英国议会外交委员会的最新报告,卡梅伦“认为不需要通知包括外交部在内的重要部门为选民投票支持脱欧的可能性做好计划,这是一个重大过失。”

唯一一位带着明确果断的战略迅速做出反应的英国政治领导人是苏格兰首席部长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她的计划是再次举行苏格兰从英国独立并重新加入欧盟的公投。

而以权威保证帮助市场冷静下来的则是非民选的加拿大人、英格兰银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2015年,卡尼因为组建了一个为英国脱欧可能性未雨绸缪的委员会而遭受抨击。7月初,他被传唤前往英国下议院财政委员会参与听证,被指控在公投举行前夕倾向“留欧”,而原因仅仅是他对脱欧胜利的经济结果做出悲观(并正确)的评估。

7月4日,脱欧阵营最高调、最极端的领袖法拉奇(Nigel Farage)决定辞去英国独立党领导人的职位,他说,“我想找回我的生活。”听起来很耳熟吧,因为时任英国石油首席执行官唐熙华(Tony Hayward)在论及2010年墨西哥湾石油泄漏事件的影响——对他的影响时也这么说过。

唐熙华这么说立刻遭到了口诛笔伐。他的说辞显然得不到受泄漏事件实际影响的人的共鸣。类似地,将英国推向灾难的帮凶法拉奇在达到目的后卸任愉快。同样令人痛心的是约翰逊被任命为外交大臣,考虑到此人说谎、仇外言论和对世界其他领导人不敬的历史,至少他将公开承担英国灾难的污点。

英国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没有其他道路可走。工党太分裂,无法掌权。入股偶科尔宾是一名首席执行官,已经失去了整个执行团队和董事会的信任,那么他将被迫辞职或被炒鱿鱼。如果一名首席执行官无法赢得他的领导团队的尊重,那么他就无法领导公司取得成功,即使大部分员工认为他很了不起。政党也是如此,尽管它们常常需要更长时间采取行动,导致整个实体——在这个例子中是英国——不知所措。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除了及少数例外,英国脱欧投票揭露了英国领导人最糟糕的一面。如果一位首席执行官对投资人和消费者说谎如同法拉奇、约翰逊和戈夫(Michael Gove)对英国选民说谎一样形同家常便饭的话,痛苦的后果将很快到来——既有来自监管者的,也有来自市场的。他们无法简单地辞职走人了事,更不用说在组织中担任另一个职位(高级职位更加不可能)。他们将被炒鱿鱼(甚至更加糟糕),职业生涯就此终结,收拾好去佛罗里达养老。

当我们问责商业领袖比问责民选政治领导人更加有效时,就应该担心未来了——不仅英国是如此。如果作为伯克(Edmund Burke)和贝恩(Tony Benn)的故乡的英国可以发生这种事,其他地方绝对也可以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