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Images

英国的脱欧史

发自伦敦——自2016年6月23日52%的英国选民投票赞成退出欧盟后,“脱欧”辩论就一直在撕裂英国政治。虽然这场公投其实并不具备约束力,但当时原本期待得到一个“留欧”结果的大卫·卡梅伦政府依然承诺会尊重这一结果。于是后期才加入欧盟的英国成为了第一个即将脱离欧盟的成员国,而退出日期则定在2019年3月。

留欧派一方面指责卡梅伦政府在发动公投上的鲁莽和无能,一方面谴责脱欧派用种种谎言迷惑了选民。在更深层次上,英国这场脱欧公投可以被视为跨大西洋农民起义的一部分,就连法国,匈牙利,意大利,波兰,奥地利,当然还有美国都可以感受到其冲击。这两种解释都有其道理,但也都忽略了一点:自古以来英国都是有脱欧渊源的。

1940年时英国独自对抗着希特勒主导的整个欧洲大陆,这堪称近代史上最令人自豪的回忆。多年以后,撒切尔夫人以她惯常的强硬态度表达了英国人那种普遍情绪。“你看,”她曾对我说,“他们是主,我们是客。”尽管前任首相托尼·布莱尔有这样的野心,但英国从来都不是“欧洲的核心”——事实就是如此。在加入欧盟的42年里,英国一直是个持欧洲怀疑论的尴尬成员。民众对成员国资格的赞同度只在短时期内超过50%,在2010年时甚至还不到30%。如果当时举行公投,估计赞成脱欧的票数还更高。

1957年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共同签订了《罗马条约》,创建了欧盟的前身欧洲经济共同体。而英国也秉承其传统的分治政策,于1960年组织了拥有七个成员国的欧洲自由贸易联盟作为制衡。

但英国随后却陷入停滞,而欧洲经济共同体则一片欣欣向荣,于是英国在1963年申请入盟。英国考虑的主要是经济因素——通过加入一个更有活力的自由贸易区来规避欧洲经济共同体对英国商品的外部关税。但是阻止形成政治集团的动机依然存在,还与欧盟缔造者们打造一个政治联盟的梦想针锋相对。最终,法国总统戴高乐否决了英国的加入申请,因为他觉得英国人其实是美国人派出的特洛伊木马。

后来英国终于在1973年成功入盟,不过留欧派经常忘记的一点是英国其实已经在1975年公投过一次,当时的结果是继续留在欧洲经济共同体内,而这场公投是构筑于成员资格不会产生任何政治影响的谎言之上的。事实上,欧盟的缔造者们,尤其是让·莫内(Jean Monnet),将更深层次的经济联盟视为建立更深层次政治联盟的路径。 1986年,撒切尔夫人签署了《单一欧洲法案》(其目标就是建立单一市场),显然她觉得这只是将商品自由贸易延伸到服务,资本和劳动力上而已。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而后撒切尔夫人下台,约翰·梅杰继任,接着1992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确认了英国的半独立地位,根据该条约,英国(与丹麦一道)得到了豁免,不需要加入欧元区。比之前任何事情都更明显的一点在于单一货币是通向政治联盟意愿的试金石。毕竟,正如2008~09年的事件所展现的那样,缺少一个共同政府的共同货币是无法发挥作用的。

在公投得出脱欧结果后,卡梅伦身后那个倒霉的接班人特蕾莎·梅(Theresa May)陷入了两难境地,一边是其前任外交部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那样的脱欧派大呼要“重夺边境控制权”,一边是留欧派担忧脱欧后所产生的经济和政治后果。她希望能让英国在既保留成员国收益又无须负担其成本的情况下实现脱欧。

这一希望体现在政府最近发布的《英国与欧盟的未来关系》白皮书中。在书中政府寻求建立一个“联盟”,既将英国和欧盟制造的所有商品纳入欧盟的对外关税区之内,又允许英国与其他所有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服务业的单一市场将被一项特殊协议所取代,该协议允许欧盟客户不受限制地使用伦敦的金融服务,同时无须采用共同的监管体系。此外还会设立一个新的“人员流动框架”去继续“吸引欧盟以及世界其他地方最聪明,最优秀的人”前往英国,同时(以不明确的方式)削弱欧盟公民在英国工作的自由权。

毫无疑问,白皮书的这种想两头占便宜的幼稚想法显然无法通过英吉利海峡任何一侧的严格审查。这意味着英国将于2019年3月在缺乏任何可行分离协议的情况下脱离欧盟。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一结果是否会演变成大多数观察家所忧心的灾难。

对于留欧派所谓脱欧对英国来说意味着经济灾难的说法,我本人是不认同的。欧盟安置协议的缺失将通过英国重新发现其自身道路的机会来平衡,尤其是在财政和产业政策方面。经验表明,英国人在掌控自身未来时适应能力最强,最具创造力,也最快乐。对他们来说,放弃自身独立性还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而我主要担心的是英国会失去协助塑造欧洲政治未来的机会。英国即将脱离的这个组织还远未达到向政治联盟稳步迈进的地步。它充满了冲突。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几乎和梅一样无能为力;新法西斯分子已经在几个欧洲国家占据、分享或接近获得政权。整个欧洲项目的重担几乎都落在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肩上。如果英国人能站在他身边,而不是游离在大西洋上,将是件好事。

http://prosyn.org/auCxUYC/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