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谎言、该死的谎言和英国选举

伦敦——揭示哪些候选人能不加修饰地说出真相并不是民主选举竞赛的目的。多数政治家尽量避免直接撒谎;他们像职业拳手那样躲闪可能让自己陷入到说谎境地的问题。但他们却不约而同地夸大自己的好处以及竞争对手获胜的危险。

我们可以理解政治家渲染自己的未来目标,而对别人的目标进行淡化处理。但做得不太过火才相对可信,并且此人在过去掌权时也应该取得过某些相似的业绩。选民们往往在一英里外就能辩认出政界匹诺曹和说谎者的长鼻子。但他们也并不用圣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当选代表。他们愿意在一定程度上适用无罪推定(目前为止这是政界领袖能够拥有的最重要的品质)。我猜想在投票当天,戴维·卡梅伦首相在露面时会表现出这种特点。

选民们通常也相信直觉——虽然直觉并不总正确——即传统左翼党派往往会多征税多开支,而右翼党派则恰恰相反。选民们对此的反应体现出他们对近期局势的看法,以及他们希望自己和家人拥有什么样的未来。我认同选民们往往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

但今年,英国选民必须忍受异乎寻常的选举隐瞒。在选民5月7日走进投票站时,待选官员要求他们相信危险的三大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