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英国之战的逃兵

圣皮埃尔昂特雷蒙,法国—在英国脱欧投票之后的悲哀状态中,前“留欧派”似乎已经完全放弃了为国家未来而斗争。更糟糕的是,许多人似乎接受了反欧盟“脱欧”阵营的基本前提:英国有太多的欧洲人。

这让争论朝着恶化的方向发展,并导致了绝望的一厢情愿:也许,如果英国对欧盟公民实施移民前置,其实也不会失去多少市场准入。也许欧盟本身也将放弃劳动力自由流动,以此安抚英国。也许欧盟会采取特例以保护英国大学,或给予英国与列支敦士登一样的待遇。作为微型国家,列支敦士登可以进入欧盟单一市场。

事实上,留欧派接受了英国应该将欧洲人挡在国门之外的观点,这让英国——或至少是英格兰和爱尔兰,如果亲欧盟的苏格兰和爱尔兰脱离英国的话——迈向了“硬”脱欧,不仅仅脱离欧盟,也脱离欧洲单一市场。果真如此的话,英国将付出巨大代价。余波到底有多广尚未可知,但可以预期许多人将感到十分痛苦,许多机构也将遭受重创。

来自其他欧盟成员国的新来者已在英国泛滥成灾,这种说法难道一无是处吗?下图描述了欧盟移民占各欧盟国家的百分比。英国处于分布的顶端,但与其他许多欧盟成员国等量齐观,人均欧盟移民数更是远远没有达到最多。事实上,爱尔兰欧盟移民占总人口比例比英国高出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