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英国之战的逃兵

圣皮埃尔昂特雷蒙,法国—在英国脱欧投票之后的悲哀状态中,前“留欧派”似乎已经完全放弃了为国家未来而斗争。更糟糕的是,许多人似乎接受了反欧盟“脱欧”阵营的基本前提:英国有太多的欧洲人。

这让争论朝着恶化的方向发展,并导致了绝望的一厢情愿:也许,如果英国对欧盟公民实施移民前置,其实也不会失去多少市场准入。也许欧盟本身也将放弃劳动力自由流动,以此安抚英国。也许欧盟会采取特例以保护英国大学,或给予英国与列支敦士登一样的待遇。作为微型国家,列支敦士登可以进入欧盟单一市场。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事实上,留欧派接受了英国应该将欧洲人挡在国门之外的观点,这让英国——或至少是英格兰和爱尔兰,如果亲欧盟的苏格兰和爱尔兰脱离英国的话——迈向了“硬”脱欧,不仅仅脱离欧盟,也脱离欧洲单一市场。果真如此的话,英国将付出巨大代价。余波到底有多广尚未可知,但可以预期许多人将感到十分痛苦,许多机构也将遭受重创。

来自其他欧盟成员国的新来者已在英国泛滥成灾,这种说法难道一无是处吗?下图描述了欧盟移民占各欧盟国家的百分比。英国处于分布的顶端,但与其他许多欧盟成员国等量齐观,人均欧盟移民数更是远远没有达到最多。事实上,爱尔兰欧盟移民占总人口比例比英国高出一倍。

EU immigrants as share of population

英国决策者在处理英国脱欧后局面时,应该参考爱尔兰的例子,因为两国情况相似。

爱尔兰和英国都存在住房短缺,特别是在都柏林和伦敦等大都会中心周边。它们的公共服务都不尽如人意——事实上,爱尔兰比英国还要差得多。

尽管爱尔兰人并不是英国人,但他们在文化上比其他欧洲人更加接近。2008年,爱尔兰公投拒绝里斯本条约草案,都柏林的贫困地区成为强大的反移民票仓。英国脱欧公投中也有类似的群体——感受不到来自全球化的好处的穷人。

于是问题就在于为何爱尔兰没有没有发展出向英国那么高涨的对欧盟移民的敌意,特别是考虑到2008年金融危机后欧洲机构令人发指的对待爱尔兰的方式。

诚然,英国媒体要为其中的区别负有相当大的责任。爱尔兰没有遍布于英国的撒谎成性的狭隘沙文主义三流小报。

但是,很大的责任在于英国政治领导人。一方面,有些人靠攻击欧盟生存,他们的立论点往往似是而非。另一方面,有些留欧派不够热情,如前首相卡梅伦,他们从未强烈支持保留欧盟成员资格。如今,即便是铁杆留欧派也没有提出保留英国和欧盟之间的双向劳动力流动以及加入欧洲经济区(EEA)。

爱尔兰没有这个问题。令人关注的是,爱尔兰民族主义政党、前爱尔兰共和军的政治力量新芬党也没有沉溺于英国独立党所采用的仇外论调。事实上,新芬党有了很大的改观,在来自欧盟和其他地区移民的问题上采纳了进步立场。

许多评论者正确地指出,全球化的经济影响能解释反移民情绪。全球化创造���赢家和输家这一事实显然解释了目前在英国和其他国家显而易见的反全球化抵制。但其他东西也很重要,比如文化沙文主义。简单说,英国对其欧洲同胞的存在的敌意与英国社会中最阴暗的一些方面有着很大关联。

解决公共服务短缺问题有助于减轻关于移民——以及更一般地,关于全球化——的经济顾虑。同样重要的是,前留欧派必须继续向英国人解释为何与欧洲进行商品、服务和人的自由交换有利于英国。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英国投票脱离了欧盟,但脱欧可以有两种版本:获得EEA成员资格,以进入欧洲单一市场和保持人员自由流动;或退出单一市场,然后进行难以预料的贸易谈判。还有巨大的周旋余地:我们不知道英国选民会选择两种结果的哪一种。

不幸的是,看起来英国正在默认迈向第二个选择——“硬”脱欧。对于留欧派来说,在他们先前支持留在欧盟的时候没有提出争取EEA成员资格的理由是令人震惊的不负责任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