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英国新的国际主义

西班牙,托莱多——随着乔治·W·布什总统中东大战略的失败,无论怎样犹豫不决,他的内阁都开始重视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冲突。与北朝鲜达成的终止其核计划的协议,以及为争取以巴和平召开的安纳波利斯会议——这次会议邀请叙利亚参加,而叙利亚是该地区邪恶轴心的关键一员——构成了这一趋势的两个最重要的例证。

2001年以后美国最坚定的盟友英国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再也不是专注于战争和对抗的布什政府卑躬屈膝的联盟。尽管充其量只是美帝国困境的微缩版本,英国现行的政策,就像新首相戈登·布朗所定义的那样,可能预示着下一位美国总统将要选择的道路。

托尼·布莱尔对布什中东计划的认可表明盟友之间力量相差悬殊往往会导致处于弱势的一方成为恭顺的附庸。英国带着对自身军力和外交影响的夸大认识加入了美国在伊拉克的冒险活动,这样的认识偏差在布什的身上也同样存在。但英国对战争的军事贡献绝非不可缺少,因此布什也根本无须听取英国的意见。结果是,英国不仅不能像布莱尔所相信的那样在疑虑重重的欧洲和好战的美国之间搭起沟通的桥梁,相反在世界舞台上扮演正义力量的能力却受到了严重的损害。

像美国一样,英国以最痛苦的方式了解了纯军事力量的局限,还有在穆斯林甚至更广泛的地区滥用信任将会带来怎样破坏性的后果。目前穆斯林世界反英情绪的范围和杀伤力仅次于反美情绪。恢复英国在这一地区的信誉需要长达几年的艰苦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