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英国的混乱离婚

伦敦—在英国正式启动自绝于欧洲政治和经济主流的令人忧伤的谈判之际,其首相梅却拒绝使用“离婚”来描述这一事件。我的妻子、一位退休家庭律师兼调解员认为梅也许是正确的。毕竟,我们所要退出的家庭仍然包含着我们的大量历史和“传家宝”,也包含了我们的未来经济利益。从这个角度讲,离婚绝不是好选择。

英国并不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只是一个狭隘的岛国。从在位王室(日耳曼人)到出口(绝大部分流向欧洲),我们影响了西欧其他国家的发展,也反过来受到西欧其他国家发展的影响。我们与西欧只隔着一条区区20英里多佛海峡——现在,这显然是超宽的20英里。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原因混合了失望、错觉、谎言和刻意作对等多种因素。我们被灌输,欧洲无力处理它所面临的一些最重大的挑战——如竞争力和难民等,除非设法获得更多的核心力量(central powers)。

此外,我们的政治领袖多年来被对欧盟怀有敌意的人牵着走,对他们几乎有求必应,而事实上他们的许多批评根本就是谎言的组合体。我们拒绝承认我们的现实:我们只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国家,早已不再能够支配世界大部。我们过于容易地被说服相信,只有民族主义者才可能是爱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