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英国:没有痛苦就没有收获?

伦敦—经济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让我想起已故的牛津历史学家泰勒(A.J.P. Taylor)。尽管泰勒在其历史写作中坚持试图述说真相,但他随时准备出于好意采取春秋笔法。弗格森也是了不起的历史学家——但在进入政治领域时有些狂妄。

弗格森笃信美国新保守主义,同时他顽固地排斥凯恩斯和凯恩斯主义。最近,英国大选刚刚落下帷幕,他又开始为财政紧缩辩护,在为《金融时报》撰写的文章中,他说,“工党应该把失败归咎于凯恩斯。”

弗格森的观点就像是残酷不仁的严格执行者,认为受害者还活着就说明他的方法是可行的。他为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辩护,说英国经济去年增长了2.6%(是“G-7经济体中表现组好的”),但对奥斯本给经济复苏过程中造成的伤害只字不提。

如今,对于这一伤害已经达成了相当大的共识。由奥斯本设立、评估政府宏观经济表现的独立机构预算责任办公室(Office of Budget Responsibility)刚刚估算,从2010年到2012年,紧缩导致GDP增长下降2%,2010年以来的累计损失相当于GDP的5%。牛津大学的西蒙·任-刘易斯(Simon Wren-Lewis)估算该损失可能高达GDP的15%。在宏观经济学中心(Centre for Macroeconomics)的最新英国经济学家意见调查中,三分之二的受访者同意紧缩伤害了英国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