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英国退欧的资产负债表

布鲁塞尔——戴维·卡梅伦首相提议英国公民举行公投决定是否退出欧盟或许在几年前还貌似一个有一定安全性的赌博。当时大多数人可能会投票留在欧盟内部。但那是在希腊危机对欧元区造成严重破坏之前,此外,数十万难民的到来也导致欧盟(虽然不是英国)在某种程度上失去了对边界的控制。

卡梅伦实际可能让欧洲其他领导人赞同他的改革要求,若非如此,他表态不会推动他的国家留在欧盟。改革要求并不极端:保证非欧元区成员国自由进入单一市场;减少欧盟层面的繁文缛节;免除强制英国加入“日益紧密联盟”的要求。他最后的一项要求——减少欧盟移民福利——让欧盟领导人最难接受。

尽管力推上述改革,但英国某些欧盟怀疑论者仍然批评卡梅伦太过软弱。英国人越来越难以抗拒彻底放弃这艘沉船并光荣地独自发展的诱惑。这完全可以理解。问题在于“英国退欧”是否像支持者想象的那般光荣。

摆脱来自布鲁塞尔的控制,英国退欧鼓吹者承诺英国将籍此再次成为世界自由的灯塔,受到中国的尊敬、借助“特别双边关系”与美国联合,同时还能与欧洲大陆保持友好的商业关系。商业蓬勃发展、伦敦城兴旺繁荣,英国人永远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奴隶,无论是其他国家还是欧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