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英国的关键时刻

发自布鲁塞尔——英国投票脱离欧盟的举措令该国在欧洲所扮演的角色日益弱化。时间每流逝一天,英国与欧盟之间的僵局就恶化一点,使未来增加更多的不确定性。

欧盟领导人希望尽快依照《里斯本条约》的第50条(成员国退出条款)开始走流程,也敦促英国方面从速照此办理。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英国这边则是一片混乱,首要解决的是在首相卡梅伦宣布辞职后选择一个新的领导者。不过英国政界大部分人都已经坦然接受了脱欧公投的结果,当务之急就是以最能维护英国国家利益的方式来实现选民这这一意愿。

由于欧盟内部市场一直是英国的重中之重,其中一个得到跨党派支持并进行了广泛讨论的选项就是采取所谓“挪威模式”:成为欧洲经济区协定(European Economic Area)的成员国。

根据欧洲经济区协定的安排,挪威(以及冰岛)拥有全部且不受阻碍地进入欧洲单一市场的权限,其中包括金融服务。但进入欧盟内部市场同时也需要欧洲经济区成员国接受来自欧盟侧的自由流入,不仅包括商品,服务和资本,包括劳动者。

那么挪威选项比欧盟成员国资格更好?一个简单的逻辑推演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试想四十年前法国否决了英国的欧盟成员国资格,而英国转而加入欧洲经济区。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脱欧公投就变成了决定英国是否应留在欧洲经济区内。假设也会有一场“脱区”运动,其论据又能有何不同?

真实的脱欧运动将论点集中在三个议题上:英国对欧盟的预算贡献,自由流动的劳动者,以及国家主权。现在让我们轮流来检视这几点:

脱欧运动主张说与其作为一个成员国向欧盟贡献预算,不如把这笔钱更合理地花在本国身上。然而同样的论点也适用欧洲经济区成员。事实上相对其国民收入来说,英国对欧盟的财政贡献其实比经济区下的挪威还小。

脱欧运动还声称,劳动力的自由流动还加剧了传闻中的恐怖主义威胁,令英国本土工人的失业率走高。但在欧盟关于劳动力流动的规定也同样适用于挪威和所有欧洲经济区国家。如果说迁徙自由是离开欧盟的关键原因,那么挪威模式也同样是无法接受的。


这给我们引出了脱欧运动的第三个论据和核心主题:“重夺对英国经济的控制权”。然而这个目标对欧洲经济区成员国资格的破坏性可比欧盟要大。根据经济区协议,英国仍然得服从布鲁塞尔总部制定的相关规则,但在制定这些规则时的发言权要比作为欧盟成员国更少。事实上,在欧盟内部,英国在金融服务业规则的制定上享有相当大的影响力,而该行业正是其经济中最重要的产业。

 “重夺控制权”的矛头同时也直指位于卢森堡的欧洲法院,按照欧盟公约规定,其判决的效力超过各国本国法院。但欧洲经济区也有自己的法院,其判决同时也对欧洲经济区成员国具有约束力。

总而言之,一切反对加入欧盟的论点也适用于欧洲经济区成员国资格,而且往往更具说服力。

不过,一些国家依然会选择此选项。挪威一直倾向于留在欧洲经济区,并已经不止一次地大比数公投否决加入欧盟的动议。

丹麦也是个类似的例子,1992年丹麦人投票否决了根据《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欧元区成员国身份。如今丹麦克朗与欧元的联系是如此紧密,导致丹麦央行实际上已经丧失了自身的独立性。如果当年能加入欧元区,丹麦起码还能获得一点上谈判桌讨价还价的权利。

瑞士的全民公决甚至都否决了加入欧洲经济区;但是为了能更好地与欧盟做生意,瑞士政府后来不得不接受大部分欧洲经济区规则,无论如何,包括人员的自由流动以及对欧盟预算的贡献。

正如这些真实的例子所表明的那样,没有任何一个想从欧洲进程中受益的国家能鱼与熊掌兼得。开放边界和经济一体化需要共同规则。在这块拥有超过30个中小规模国家和5亿人口的大陆上是无法通行好几套左右逢源的“意大利面碗”式协定的。而欧盟则提供这一套共同规则,通过共同的机构,让每一个国家——即使是最小的——都能有发言权。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这就是欧洲的主权平衡手段:每个国家都保留正式的主权,但如果实现经济繁荣,就必须接受共同的规范和法规令欧洲实现高度的跨境劳动分工。当然,欧洲不仅仅是一个自由贸易区;也是共同社会和文化生活的集散地。这就是为什么迁徙自由是如此的吸引人,而不仅仅从经济角度来看。

一些规模较小的国家已经放弃了自身在影响欧洲未来方面所扮演的角色。但奇怪的是连英国这么一个拥有悠久全球领导地位的国家会突然放弃了自己。那么放弃了在塑造欧洲未来的历史任务的英国,会否真正满足于永远靠边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