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J Ratcliffe/Getty Images

英国退欧的全面失败

伦敦—自英国以微弱多数投票支持退出欧盟以来,已经过去了近两年。随着退欧进程的展开——按照正式安排,应该在明年3月完成——英国-欧盟关系的未来性质这一根本性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回答。相反,每一次布鲁塞尔谈判需要做出艰难的决定时,英国的部长们就会虚与委蛇,或干脆避而不谈。

这有些令人惊奇。显然,那些谋划多年要让英国退出欧盟的政客和报纸编辑们,根本没有想过他们的诡计得逞后会发生什么。他们甚至连英国应该采取“软”退欧还是“硬”退欧都没有形成一致意见。软退欧意味着英国仍会与欧洲市场保持紧密联系;硬退欧则是不顾对经济的影响一刀两断。

一些狂热的退欧分子声称,退出欧盟易如反掌。我们的欧洲伙伴,他们说,需要我们远甚于我们需要他们:德国渴望卖给我们骑车,意大利渴望卖给我们普洛赛克葡萄酒,法国渴望卖给我们卡芒贝尔(Camembert)奶酪。大错特错。事实上,是英国严重依靠向欧洲出售商品和服务(占英国出口的大约一半),而不是相反。

即使有明确现实的战略,分配给英国退欧谈判的两年时间——从2017年3月英国援引里斯本条约第50条开始——也不足以覆盖需要关注的众多问题。英国在还没有制定好战略的情况下就开始了谈判,让这一过程对所有人都变得更加艰难。

除了逼迫英国谈判员参与几乎不可能的谈判,首相梅还自缚手脚,做出了旨在满足她的强硬右派保守党的承诺。这些承诺中包括取消欧洲人的自由流动,尽管一些英国人怨声载道的移民有一大半来自欧洲之外。这些承诺还包括退出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联盟。

到目前为止,对谈判负主责的英国部长们——一群以教条主义和个人野心,而非胜任能力著称的人——成功确保了一个关键领域的一致意见:2019年3月的截止期后将开始为期两年的过渡期。但即使是这一共识也并非铁板一块,因为它取决于谈判员首先是否能在另一个问题上达成共识:英国退出关税联盟后如何处理爱尔兰共和国和北爱尔兰之间的边界。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你可以留在没有边界的关税同盟中,也可以留在有边界的关税同盟外。全世界还没有这一点不成立的例子。但在爱尔兰岛上重新划定边界会引起严重问题,不仅影响跨境贸易,还会影响安全和20年前给北爱尔兰带来和平的受难日协定的未来。

眉头紧皱的官员们焚膏继晷地试图找出办法跳出这一循环。但政治学的几何定律令他们无功而返。

退出关税联盟的好处与巨大的风险完全不对称。退欧派说,自由制定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贸易协议最终能让英国受益。但认为英国单干能比它作为世界最富裕的单一市场的一份子更好,这简直是痴心妄想。

英国在试图达成新贸易协议时,本质上都是在复制欧盟(不管是现有的还是正在谈判中的)与墨西哥、中国、韩国、越南、新加坡和日本等国家的协议。这不仅要耗费大量时间,并且英国也不可能得到与欧盟一样的有利条件。

毕竟,众所周知在贸易谈判中,大合作方总是比小合作方更好。而英国的地位将因为原产地规则等技术性问题进一步削弱。目前,即便产品的零部件在欧洲其他地方生产,英国也能受益(取决于商定的限度)。失去这一弹性将给汽车和其他制造商造成严重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英国退欧过程并没有带来明显的好处。相反,据英格兰银行数据,英国平均真实家庭收入比退欧公投前预测低了900英镑。促使相对微弱多数选民选择退欧的丰厚承诺根本没有实现;其中绝大部分永远都不会实现。

随着英国退欧残酷现实逐渐显现,英国内阁成员和退欧派领袖开始面面相觑,互相指责,争相撇清自己:法官、公务员、议员——甚至是那些投票支持留在欧盟的人。他们说,英国必须砥砺前行,因为这是“人民的意愿”(尽管选民认为他们支持的东西恰恰仍然被遮遮掩掩)。与此同时,他们为即将到来的灾难准备好了借口。

列宁有一句名问:“准备怎么办?”很难说。我们也许只需要期待最好的事情,同时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认识到我们的孩子们很有可能要替我们收拾残局。但愿,果真如此的话,他们会比今天的领导人把英国治理得更好。

http://prosyn.org/NOeMFTD/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