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sa May listens to a question from the audience after giving a speech on Brexit LEON NEAL/AFP/Getty Images

退欧的君子协定

布鲁塞尔—在最新的退欧讲话中,英国首相梅拒绝接受英国留在欧盟关税联盟中的方案,理由是英国需要自己的贸易政策。这不符合英国和欧盟的最佳利益。

诚然,挪威和瑞士都是高度融入欧盟市场但和欧盟保持关税隔离的国家。这些国家需要独立的商业政策为国内农业部门提供比欧盟更大的保护,因为多山的地形,两国农业部门无法实现高效。

但传统上英国对其农业的保护力度要小得多,在退欧后更可能采取和欧盟非常相近的商业政策。因此,很难看出英国可以从国家贸易政策中获得什么好处——特别是在特朗普所领导的美国正在采取毫不顾及小贸易伙伴的政策(如对进口钢铁和铝征收关税)的情况下。

事实上,英国退欧后关税联盟的最主要障碍是政治。支持留在关税联盟的工党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强调,像英国这样的重要性和影响力巨大的国家,不可让人觉得跟着对它完全没有影响力的欧盟的决定亦步亦趋。但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或者说,是可以巧妙处理的。

英国参与欧盟决定的要求应该真诚以对,让来自英国的专家加入决定贸易政策的委员会。这些专家不会拥有投票权,但可以影响决策。欧盟已经和冰岛、挪威和瑞士在申根区问题上有了类似的协议。

当然,正式决策权力是另一个问题。欧盟的法律结构不可能允许非成员国参与到有约束力的决策制定中。这就需要君子协定,欧盟承诺在制定贸易政策中考虑英国的利益。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如果英国留在现有欧盟关税联盟中——过渡期预计将会如此——而不是与欧盟谈判新的关税协定,那么这个君子协定也可以扩展到欧盟与第三方国家签署的新贸易协定。毕竟,这样的协定将明确适用于欧盟的关税区全体——根据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的意义准确的条款。因此,一切其中所包含的市场准入收益都会自动适用于英国。

欧盟还应该摆出善意姿态,支持英国在现有欧盟自由贸易协定所授予的市场准入事宜上的“便宜行事”,从而避免每项协议都重新谈判的必要。法律上的论点是欧盟关税区没有发生改变,因此现有欧盟贸易协定必须继续适用于英国。但这一论点可能受到反驳,让英国出口商突然面临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

欧盟委员会官员可能不会考虑这个问题,因为这是英国的问题。但这样的反应和2017年4月欧洲理事会指引的精神背道而驰。欧洲理事会要求与英国“就针对第三国贸易伙伴的共同方针问题”展开“建设性对话”。这一建设性方针应该包括让过渡期内摩擦最小化的举措——如支持贸易协定的便宜行事。

留在欧盟关税联盟中将让英国的地位大大强于(比如)土耳其,尽管土耳其已经完成了与欧盟建立关税联盟的谈判,但它并不是欧盟关税区真正的一部分。因此,第三方并不会自动给予土耳其出口商欧盟水平的市场准入。相反,土耳其必须试图说服已经与欧盟达成协议的第三国给予其这一待遇。

通常,土耳其能获得成功。但其进入谈判时处境总是弱势而尴尬,因为根据要求,对于它的每一份与欧盟的协定,都要授予第三国与欧盟所做出的同样的让步,而第三国没有法律或政治上的义务予以回报。

对欧盟来说,同意在未来贸易谈判中考虑英国利益不应该被视为让步,因为这符合欧盟自身的长期利益。毕竟,如果欧盟能够提供欧盟和英国市场的事实准入——总和比只有欧盟市场的情况大20%——其谈判实力将大幅增强。

在这个例子中,让英国留在欧盟关税联盟中有助于保持欧盟在全球贸易中的地位。尽管许多欧盟官员,特别是欧盟委员会委员,有自己的小算盘——让英国留在关税联盟中,但忽视它的利益——但这显然不是一个选项。

欧盟的选项包括,要么眼看英国退出关税联盟,要么做出政治承诺考虑英国利益,从而让它留在关税联盟。从长期角度,后一个选项更可取。

最后,留在欧盟关税联盟中意味着有可能避免英国退欧后与爱尔兰共和国重新形成硬边境。尽管梅已经同意,任何协议都应该包括避免出现硬边境的条款,但对于如何实际实现这一目标,她只给出了模糊的建议。

英国退欧是,未来也将一直是双输方案。如果退欧观点占据上风,就没有赢家。但双方的损失可以降低。在这方面,让英国留在欧盟关税联盟中——通过保证它扮演非正式但重要的角色——是谈判员的最好的意愿。

http://prosyn.org/mCHL6cK/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