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退欧的衰亡

伦敦—一开始,英国首相梅有一个计划:“英国退欧就意味着英国退欧。”其中的思想是让英国迅速退出欧盟,让选民们无法认识到自己在欧盟公决选战中被出卖,因此也就不会惩罚欺骗他们的保守党。

其计划是假装与欧盟谈判的所有协议都是“量身定制”,是退欧的“最佳选择”,英国能够在退出欧盟的同时,不受限制地进入欧洲市场。用严格的党派政治术语讲,这个计划在去年6月的提前选举前有效,而在选举中,梅失去了议会多数。

平心而论,最近在面对下议院的亲欧派保守党时,梅取得了胜利。自去年6月以来,英国政坛一直围绕着一个谜团在转:如何避免英国制造业大部毁于一旦——它们需要依赖及时的欧洲供应链——而不需要接受“挪威模式”——遵守欧盟规则但对这些规则完全没有说话的份。

为了帮助梅政府避免英国制造业陷入灾难,欧盟委员会仁慈地同意在2019年3月29日英国正式退盟后给它21个月的“落实期”。其思想是这段时期应该被用于敲定未来关系的大部分细节。但梅坚持所谓的红线——包括拒绝欧洲法院(ECJ)的司法管辖权——这导致她已将这一机会白白浪费。

梅试图移植欧盟单一市场内部无摩擦贸易的好处,但她的红线让欧盟委员会无法接受。结果,英国退欧谈判陷入了僵局,及时达成“英国退欧日”最终协议也变得几乎不可能。此外,即使“落实期”将“经济退欧”日期延后到了2021年,英国制造业也没有足够时间重新组织,从而在引入欧盟外部常规边境控制后生存下来。

梅政府中预见到灾难的亲欧派提出了“泽西模式”(Jersey model),英国制造业继续留在欧盟关税联盟、自由市场和共同增值税区,同时去掉劳动力和服务的自由流动。但欧盟不会考虑这一方案,它坚持“四大自由”(商品、资本、服务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不可分割。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爱尔兰边境这一棘手问题也无法在梅的红线框架内得到解决。12月,梅同意不在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设置实体或经济边境。但她也向奥尔斯特新教徒(Ulster Protestants)做出让步,北爱尔兰和英国主岛之间不会有边境。这两个承诺不可调和,因为这将导致英吉利海峡上出现一条硬边境。因此,梅唯一的出路是接受四大自由(这要求同时也接受欧洲法院的司法管辖)以避免与欧洲大陆之间的硬边境。

不管欧盟委员会或梅政府有没有认识到,他们的目标之间矛盾重重。英国想要欧盟放弃其立盟原则,以换取400亿欧元和爱尔兰没有硬边境。但英国已经承诺了这些让步,因此欧盟没有理由去听取它的特殊要求。如果梅政府食言其在12月所做出的承诺,就将面临“没有协议的英国退欧”。英国将被驱逐出欧盟,英国经济的许多行业将受到灭顶之灾。

仍然有三个可能的结果,两个比较简单,一个比较复杂。在第一种情形中,英国放弃“红线”,接受“挪威+模式”,不但留在单一市场中,也留在关税联盟中。在第二种情形中,英国英国接受爱尔兰海上的经济边境,保持主岛的红线,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定。矛盾的是,欧盟委员会和英国强硬退欧派都有可能接受这一主岛的结果,除非后者拒绝接受主岛和北爱尔兰之间的边境。

更大的问题是这些“简单”方案都不可能在秋季截止期之前被梅同意。第二个结果将是英国制造业的灾难,除非过渡期延长许多年,给企业时间重组业务。

因此,唯一的出路是政治危机。这场危机很可能发生在欧洲内部,起因将是主要成员国或美国总统特朗普试图削弱欧盟。但欧洲危机无法成为梅为全体英国确保“泽西模式”的及时雨。更有可能的情况是,在此之前,英国本身就将因为公众日益认识到没有协议的退欧所带来的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成本而发生危机。

一旦危机爆发,英国的红线消失,可能的结果将不可胜计。过渡期可能被延长到(比如)2025年,随后建立自由贸易协定和爱尔兰海经济边境。或者英国退欧本身可能延长多年,以“挪威+”模式为终极目标。这两种情形都有可能导致第二次公投,将退欧完全推翻。无论如何,显然英国方现在所构想的退欧绝无可能实现。如果它发生的话,也不会是梅目前所建议的。

http://prosyn.org/LFXsiDU/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