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英国脱欧逆转?

伦敦—经济现实正在开始追上许多英国人错误的希望。一年前,英国以微弱多数投票退出欧盟,当时的英国人流行媒体承诺,相信支持脱欧阵营的政客的承诺。他们说,英国脱欧不会降低英国人的生活水平。事实上,在此后的一年里,他们通过增加家庭债务维持了英国的生活水平。

这管用了一段时间,因为家庭消费的增加刺激了经济。但英国经济的真相时刻马上就要来了。英格兰银行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英国工资增长跟不上通货膨胀,因此,真实收入已经开始下降。

如果这一趋势在未来几个月中保持下去,家庭很快就会认识到他们的生活水平正在下降,从而必须调整支出习惯。更糟糕的是,他们还将认识到自己举债过多,必须降低杠杆,这将进一步降低支撑经济的家庭消费。

此外,英格兰银行和普通家庭犯了同样的错误:它低估了通货膨胀的影响,现在,它将面临顺周期升息的压力。利息的升高将让家庭更加难以偿还债务。

英国正在快速接近所有不可持续的经济趋势所共有的引爆点。我将这个引爆点称为“反身性”,它是原因和结果开始互相影响的那个点。

经济现实被政治现实所强化。事实上,英国脱欧是一个双输方案,英国和欧盟都得不偿失。英国脱欧公投不可能推翻,但人民可能改变想法。

显然,这正是现在正在发生的。首相梅试图通过举行提前大选来加强她在谈判中的地位,但结果适得其反:她失去了议会多数地位,造成了一个悬浮议会(没有一个政党能够单独赢得多数)。

梅之败的主要原因在于她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要求��长者自己想办法承担他们的社保支出的大头,这个办法往往就是依靠他们住了一辈子得房子。这就是众所周知的“老年痴呆税”,极大地冒犯了梅的保守党的核心票仓——年长者。许多人要么拒绝投票,要么转投其他政党。

年轻人参与率的提高也是梅惨遭失败的重要原因。他们中很多人投了反对党工党,不是因为他们想加入工会或者他们支持工党党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不过他在选战期间的表现出人意料地令人印象深刻)。

英国年轻人对单一市场的态度与梅和“硬”脱欧支持者截然相反。年轻人渴望找到高薪工作,管它是在英国还是在欧洲别的地方。从这个角度讲,他们的利益与伦敦金融城的利益是一致的,而伦敦金融城颇提供了一些高薪工作。

如果梅想要保持权力,就必须改变英国脱欧谈判的方针。有迹象表明她正准备这么做。

带着妥协的精神进入将于6月19日开始的脱欧谈判,梅可以与欧盟就日程问题形成谅解,并同意在足够长的时间内继续作为单一市场的一员解决所有需要解决的法律问题。这对于欧盟来说可以大松一口气,因为欧盟不必因为英国的缺席而面临可能的预算巨洞。这将是一个双赢安排。

只有走这条路,梅能够寄希望于说服议会通过脱欧谈判完成、英国脱离欧盟后需要就位的所有法律。她可能需要放弃与奥尔斯特的民主联盟党(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的错误结盟,更加团结一致地与想要软化英国脱欧立场的苏格兰保守党站在一起。梅还需要补偿保守党在伦敦所辖自治市肯星顿(Kensington)所犯的错误——上周肯星顿格伦菲尔大楼(Grenfell Tower)发生大火,至少30人丧生,并且人数可能还会继续上升。

如果梅采取了这样的姿态,就可以继续领导少数派政府,因为没有人想要取代她。英国脱欧仍将至少需要五年才能完成,在此期间,还会发生新的选举。如果一切顺利,英国和欧盟或许在还没有完成离婚之前就想复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