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英国脱盟的大背景

发自米兰——我从不认为外国人(注:作者是美国人)在当一个国家的公民(或像欧盟这类较大实体中的民众)面对一个重要政治选择时所发表的强烈意见会产生多少有用的贡献。我们构建于国际经验之上的见解有时会有所帮助;但也不应混淆了各人所扮演角色的不对称性。

这点在英国是否继续留在欧盟的全民公决上显得尤为突出。距离表决仅有数日,正反两派势均力敌,也存在着足够数量的中间派选民来影响其最终走向。但由于这场与政治和社会的分裂已经远远扩展到了欧洲以外,我们这些外国人也许能够对事情的重点部分补充一些观点。

首先,毫无疑问,在收入,财富的分配以及被动性结构变革的成本和收益方面,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增长模式在过去20年间都是存在问题的。此外我们也都会意识到全球化和某些数字化技术——尤其是与自动化和去中介化(disintermediation)相关的——导致了工作和收入的两极分化,对各个国家的中产阶级都造成了持续的压力。

其二,欧洲的危机(更像是某种慢性病)导致长期低增长以及高得惊人的失业率——尤其是青年失业问题。这不仅仅是欧洲的问题,在美国,虽然名义失业率有所下降,但大规模的就业人口流失问题令人们——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也对那些看似过分偏袒社会顶端阶层的经济增长模式和政策甚为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