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英国退出和实力平衡

剑桥—1973年,英国加入了日后的欧盟。今年6月23日,英国将进行是否脱离的全民公决。应该这样做吗?

最新民调显示选民意见十分接近。首相卡梅伦宣称他已经赢得英国欧盟伙伴国的让步,这应该消除公众对于向布鲁塞尔让渡主权和东欧工人涌入英国的担忧。但卡梅伦的保守党及其自身的内阁也陷入了深深的分歧,而伦敦的民粹主义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已经加入支持英国退出阵营。

英国的欧盟成员资格的成本和收益问题也让英国媒体一分为二。许多发行量很大的刊物支持“英国退出”,而财经媒体支持继续留在欧元区。比如,《经济学人》指出,英国出口中有45%流向其他欧盟国家,而谈判英国退出后贸易协议的氛围相当严峻。

此外,欧盟已向挪威和瑞士等非成员国明确表示,要想进入欧盟单一市场,唯有接受其大部分规则,包括人员自由流动和为欧盟预算出资。换句话说,身处欧盟外的英国在“主权”方面不会获得多少收益;相反,它将失去其参与单一市场条件的投票权和影响力。与此同时,作为竞争对手的金融中心,如巴黎和法兰克福,将抓住机会制定有助于它们从伦敦夺回业务的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