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英国脱欧和欧洲的未来

巴黎——没有人知道英国准备何时提交其脱欧谈判的议程。但毫无疑问英国脱欧必将重塑欧洲的版图。而且,尤其鉴于英国对其自身决策后果令人惊叹的毫无准备——英国的战略、优先事项甚至脱欧时间表都依然无法确定——这意味着欧盟必须开始思考如何争取最好的结果。下面谈谈应该怎么做。

让我们从唯一的确定性开始:英国脱欧谈判必将长期、复杂和激烈,而英欧离异必将产生意义深远的地缘政治后果。最直接的影响是逆转长达六十年的整合势头。欧洲在中短期同样将会蒙受损失,因为未来五年当欧盟需要集中精力应对内外威胁时,却不得不分出大量政治精力投入英国脱欧的谈判工作。从长远看,英国脱欧很可能会加速欧洲从全球顶级决策网络的退出。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英国同样无法逃脱这些后果。虽然英国可以退出欧盟,但却显然无法搬离欧洲。

因此,尽管英国的欧洲伙伴从未选择英国脱欧,但却必须成功地对其后果进行管理,而这需要平衡两大优先项目。他们的战术目标必然是与英国达成维护欧盟统一的协议。协议必须以保持欧洲的繁荣和影响力为战略目标。

正是在上述想法的基础上我与若干欧洲同仁携手——我们每个人都是以个人名义——最近联合撰写了一份为未来10到20年的欧洲提出理念的论文:那就是建设新型大陆伙伴关系,为继续与英国开展经济、外交及安全合作奠定新的基础。

建立深度远低于欧盟成员国,但密切度远高于自由贸易协定的基本经济理念是新型关系的基础。如果上述目标得以实现,英国和欧盟不仅能够保持经济关系,而且还能为欧盟与不太可能在近期加入的邻国(包括挪威、瑞士、土耳其、乌克兰,最后还有地中海南部国家)建设未来关系提供新的模型。。

有关欧盟英国关系未来的一切提案都必须以解释英国脱欧公投的含义为先决条件。我们认为英国选民拒绝接受限制欧盟工人流入和共同主权原则两方面的法律不可能。

上述两方面的政治限制应当被视为先决条件。第一条意味着英欧长期安排不得包含劳动力自由流动。第二条则排除了参与共同政策,因此意味着必须以政府间协议为基础来开展任何合作。

第一条限制是一块沉重的绊脚石,因为欧盟的基础是商品、服务、资金和人员的自由流动。英国的欧洲伙伴国坚称上述四种自由不可分割,如果英国想要维持其数据处理和金融服务业对大陆市场的自由准入,那么就必须接受波兰或爱尔兰工人自由进入其劳动力市场。

人员自由流动无疑是欧盟不可或缺的因素。事实上,无需征得许可而在其他国家定居和谋生的基本权利在全球其他任何地方都是不存在的。对成百上千万人而言,上述权利最充分的体现了欧盟的价值观。

但英国已经做出了选择,现在的问题是能否在保持密切经济联系的同时控制人员的自由流动。从经济的角度讲答案是肯定的:深度融合的商品、服务和资本市场并不需要劳动力的完全流动。必不可少的只是支撑统一服务市场的临时性人员流动。

换言之,人员自由流动在政治上对欧盟不可或缺,但涉及第三国关系时在经济上却是可以舍弃的。与英国签署的经济协议不必非要包括人员自由流动。

第二种限制因素性质不同。与实体商品市场不同,金融或信息服务市场必须以确保公平竞争及消费者保护的详细的法规为基础。制定上述法规是欧盟的主要任务。因此问题就变成了如果英国制造商不再是法规制定者将如何继续进入欧盟市场(反之亦然)。

解决这一难题将是大陆伙伴关系的主要目的之一。在上述进程中,英国将参与欧盟立法草案的多边顾问进程,并有权提出关切的问题和修改意见,以确保进程的结果尽可能得到双方的认同。双方都有政治义务聆听对方的心声。但欧盟将掌握最终发言权,从而确保其法律得到应用和执行。

为享受欧盟市场的全面准入,英国将需要就保持统一市场正常运作的一揽子关键政策(包括如竞争规则、消费者保护和基本社会权利等)或许还有为避免不久前苹果做法所代表的扭曲的最低计税规则达成认同。英国还需要向欧盟预算缴费,发展基金(单一市场准入的对立面)主要由欧盟预算提供。

有人反驳称这样的协议苛刻到让英国难以接受。但彻底失去主要贸易伙伴的市场准入是否是更好的选择?

还有人担心如果征询外人的意见欧盟是否会交出其决策权。但我看不出不掌握投票权的少数国家——包括英国和其他几个国家在内——怎样才能主导有投票权的多数?

还有人称这样的安排会对英国做出太多让步,迫使其他国家瞄准类似的地位并造成欧盟解体。但为什么遵守规则及缴纳欧盟预算却不掌握对政策设计的投票权对欧盟成员国更有好处?而且,与削弱欧盟一体化相去甚远的是,大陆伙伴关系可以支持欧盟核心力量的整合。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的确,所有人都将付出代价。但这样的代价却比因未能构建大陆伙伴关系而丧失繁荣和全球影响力要小得多。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