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英国脱欧的商业面

伦敦—将近一年前,英国人以52%对48%的结果投票决定脱离欧盟。许多人预测这一投票结果将带来严重的经济波动。但到目前为止,英国经济岿然不动,尽管随着本周提前举行的大选日益临近,出现了通胀抬头影响到消费者和一些企业的迹象。问题在于,英国经济是否能够在实际“离婚”过程中安然无恙。

随着英国脱欧投票的进行,英格兰银行也改变了策略,帮助冷静了金融市场,保持了信用流动。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不同,英国脱欧投票后大部分英国企业和家庭的信用成本没有上升;甚至有的还有所下降。英国消费者也在继续做他们最擅长的事情:在商店和网上花钱。家庭支出支持去年总体增长率接近2%。

金融市场的巨大变化来自英镑价值的大幅下跌。汇率贬值有利于位于英国的出口商的竞争优势。由英国工业联合会(Confederation of British Industry,我在其中担任首席经济学家)进行的4月产业趋势调查表明,制造业出口订单出现了2011年以来的最强劲增长。但这是一柄双刃剑:拜进口价格上升所赐,英国制造商也面临2011年以来最快的平均单位成本增长。

英镑价值的下跌可能也已经开始影响到家庭。消费物价通胀预计今年将达到接近3%的峰值。但是,考虑到劳动力市场动态的变化和生产率增长乏力的情况,平均工资增长很难高于2.5%。因此,从真实值看,平均家庭收入可能保持不变甚至下降,从而影响英国经济至关重要的消费支出引擎。

更糟糕的是,这些迫在眉睫的经济挑战与即将到来的脱欧谈判所造成的挑战相比,也许根本不值一提,尽管个中原因未必如你所料。对企业来说——一位建筑工程企业领导人告诉我——主要危险是为所有可能的脱欧情形未雨绸缪令人精疲力竭,导致公司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更大的战略目标上。

好消息是,到目前为止商界仍然信心十足。企业家和CEO有充足的在不确定环境中决策的经验。因此,尽管面临英国脱欧的未知情况,他们仍在继续投资于未来导向的领域,如云计算、人工智能和数据分析等。

真相是技术革命和亚洲消费的崛起——而不是英国与欧盟的关系——才是未来几十年推动营商方式改变的因素。随着英国-欧盟谈判的启动,对企业来说至关重要的是要时刻牢记这一点,紧紧关注脱欧工作组,而企业的其他管理层要专注于商业大战略。

当然,这比不是说我们应该害怕摆在面前的任务的复杂性,更不是要无视脱欧带来的挑战。相反,我们必须直面这些挑战,包括面对一些硬事实,要求尽快做出一些艰难的决定。

从企业角度,与英国脱欧有关的一个最大的忧虑是人力。目前,英国经济饱受技能短缺掣肘:三分之二以上的企业对于未来3—5年填补高技能岗位空白信心不足。长期解决方案是加强英国的教育和技能培训。但在短期,必须依靠移民。

目前,欧盟移民——从采摘水果和蔬菜的季节性临时工到扩下一代眼界的学者和保护我们的健康的医生护士——为英国经济做出了重大贡献。在许多组织和企业中,欧盟公民占员工的40%以上。这些欧盟公民和他们的家庭现在面临着真正的不确定性。

企业界大多支持立即保证目前在英国工作的欧盟公民能够继续工作下去。类似地,在欧盟工作的英国公民也应该被授予继续留在那里的权利。这不但是正确的事;也是明智的经济政策,因为劳动力的技能和才华将是未来几十年推动公司向前的引擎。

光靠已经身在英国的欧盟公民自身无法向这个引擎注入动力。因此,英国还需要基于证据的新移民制度——并且要尽快。企业、工人和家庭需要在今年年底前了解这套制度的具体内容,包括准入标准。

另一个必须现在就做出的关键性决定是“没有协议”不是一个选项。首相梅的政府目前表示这是一个开放的可能性,但英国和欧盟决不能让它成为可能,而是必须致力于在监管问题上达成明确的协议,从而确保英吉利海峡两岸的公司能够继续做生意。“悬崖边缘”情景——在为期两年的谈判阶段的最后,监管机制突然来一个转向不明确甚至不确定的变化——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避免。

如果英国经济要像淡定地面对脱欧投票那样面对英国脱欧,那么英国政府和企业一样,必须通过有效地管理不确定性来让不确定性的影响最小化。不管推迟严肃的脱欧谈判有多么充分的政治原因,都不能允许它压倒推动这一对话的经济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