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legrain30_ Wiktor Szymanowicz  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s_london protest Wiktor Szymanowicz/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s

英国的脱欧崩溃

伦敦——英国民主体制曾被普遍视为别国的榜样。但现在已经陷入有记忆以来最为严重的危机。利害攸关的不仅仅是英国是否会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退出欧盟,而且是一个曾以稳定和温和而闻名的国家能在多大程度上陷入到政治内战之中。

鲍里斯·约翰逊首相似乎决意不惜一切代价在10月31日那天将英国带出欧盟。英国杂乱无章的无协议脱欧可能性在8月28日急剧增加,因为约翰逊采取行动在9月中旬到10月14日之间的5周内暂停了英国议会。现在约翰逊的议会反对者想要打败他难度骤然增大——虽然并非不可能。

约翰逊声称他希望达成脱欧协议,但威胁进行无协议脱欧才能迫使欧盟妥协。在他看来,必须削弱议会阻止英国无协议脱欧的能力才能使威胁变得可信。

10月17~18日欧洲理事会的欧盟领袖有可能出于对替代方案的担心,同意一项英国国会议员之后能够批准的协议修正案并非不可思议。但约翰逊的要求却非常极端。尤其是他希望废除(而不仅仅是修改)在英国脱欧之后旨在保持爱尔兰边界开放——保护北爱尔兰脆弱和平的的“后备保障”协议。这显示他真正的目的是把重新谈判的失败归咎于欧盟的顽固态度,并挑唆其议会反对派发起强制大选,而他已经为做出大批支出承诺以及发布吸引眼球的政策公告做好了准备。

在竞选活动中,约翰逊可能指责议会违背2016年以微弱优势投票脱欧的“人民的意志”。此种策略可能削弱对奈杰尔·法拉奇英国脱欧党的支持,导致多数脱欧选民在约翰逊的保守党大旗下集结。因为留欧派处于分裂状态,约翰逊有可能赢得2017年大选中其前任特雷莎·梅所未能赢得的可观的议会多数派支持。

但到目前为止,没有民主授权可以进行无协议脱欧。2016年公投并未说明英国的脱欧方式;脱欧运动仅仅承诺这样做轻而易举、毫无痛苦,而且双方能够达成协议。而无协议脱欧根本不可能如此。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因为英国对欧盟出口关税一夜间上涨,政府自身的计划设想港口将会陷入混乱,企业将会倒闭。食品、药品和燃料可能出现短缺。可能因此爆发国内动乱。之后肯定会爆发痛苦的经济衰退。

更糟的是,这样的结果将斩断英国及其欧洲邻国间的关系。与贸易额占到英国近半数的欧盟签署后脱欧协议的期限将会被无限期延迟;就连启动谈判也需要英国忍气吞声咽下被拒绝的退出协议条款。嫌隙同时可能危及安全和外交政策合作。难怪因为欧洲人团结起来对他说不而憎恨欧盟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正在为约翰逊欢呼

无协议脱欧也会为欧盟,尤其是爱尔兰带来痛苦。已经在疲于应对中国放缓和特朗普贸易战所带来不确定性的脆弱的欧元区经济可能因此陷入衰退。而且鉴于欧洲货币或财政刺激范围有限,可能造成比预期更加严重的损失。

那么,无协议脱欧究竟应当如何阻止?

叛乱国会议员的首选方案是通过立法, 指示约翰逊进一步延长英国脱欧的截止日期。他们仍然可能在下周这样做,甚至是在欧洲理事会10月开会之后。但因为时间紧迫,政府的拖延战术可能阻挠叛乱分子。此外,约翰逊可能会无视这样的指示;欧盟可能拒绝延期请求;或者,更有可能的是,欧盟有可能对延期附加条件,而约翰逊则将予以拒绝。

叛乱议员的第二选项——不信任投票——目前看来很可能在下周举行。算上他在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的盟友,约翰逊占据议会多数仅有一票的优势。而且因为他暂停议会已经激怒了此前不愿推翻自己政府的保守派叛乱议员,现在进行不信任投票有着更大的成功机会。

但打倒政府并不足以阻止无协议脱欧。杂乱无章的叛乱分子也许也需要支持成立一届看守政府,这届政府的任务是寻求英国脱欧延期、召集大选,也许还要立法进行二次公投。此外,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是强硬的社会主义分子和秘密脱欧派,一直坚持由他来领导这样一届政府。这将需要保守派叛乱分子、反对派自由民主党和因为抗议科尔宾成为领袖而退出工党的国会议员团结在科尔宾身后——这项任务极为艰巨。

或者,如果科尔宾未能获得多数,他可以将工党支持力量交给由不那么有争议的人领导的看守政府——但这种可能性仍然很低。如果不能在成功进行不信任投票的两周内组建替代政府,那么叛乱分子就必须期望约翰逊在10月31日之前召集——并且输掉选举。约翰逊可能认为在无协议混乱变为现实前,他赢得选举相对容易;至少现在,他表示他不会召集脱欧前选举。

因此只剩下议会的最后方案,投票撤销英国单方面按照欧盟条约第50条宣布脱离欧盟意愿的通知。这是阻止无协议脱欧的唯一可靠途径。但却是颇具煽动性之举。许多脱欧人士会将之视为反民主政变。而且因为这样做将扭转2016年公投结果,这样的举措有必要触发在留欧和无协议脱欧之间做出选择的公民表决。

如果幸运女神眷顾,约翰逊的焦土战术将刺激其原本各自为战的对手为阻止无协议脱欧而克服他们之间的分歧。但无论事态如何演变,务实的中间派都正在被挤出英国政治。强硬的脱欧分子和顽固的留欧份子都已经拒绝了唯一可能的退出协议。随着各方不断提高赌注,脱欧现在已经成为极端分子间你死我活的一场殊死战斗。

https://prosyn.org/rbyjl3k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