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英国退出警报

伯克利—对于英国是否应该退出欧盟(“英国退出”)的问题,我不是专家。诚然,我在英国生活过,离开那里还不到一年。而在加利福尼亚,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类似于英国退出的争论,有一个运动提出要在11月份的选举中退出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独立的概念看上去滑稽可笑,但6月23日的英国退出全民公决绝非笑料。

最显而易见的是,英国退出将危害英国的出口竞争力。诚然,与欧盟的联系不会立刻切断,英国政府也将获得几年时间与欧洲单一市场(目前占英国出口的近一半)进行贸易协定谈判。有关当局可以形成一个类似于瑞士的双边协议,保证某些行业和部门进入单一市场。也可以效仿挪威的例子,通过加入欧洲自由贸易联盟进入单一市场。

但英国需要欧盟市场甚于欧盟需要英国市场,因此讨价还价是不对称的。欧盟官员可能会提出苛刻的交换条件,从而震慑其他考虑退出欧盟的国家。英国将不得不全盘接受欧盟产品标准和监管,无法对这些标准和监管置喙——并且其与非欧盟伙伴(如中国)进行市场准入协议谈判时的处境也会大大恶化。

此外,英国退出将削弱伦敦作为欧洲金融中心的地位。欧元计价的金融交易的主要中心位于欧元区之外,这相当反常。这证明了欧盟禁止单一市场内部歧视的监管非常严格。但在英国退出后,就无法再阻止法兰克福和巴黎采取有利于其自身银行和交易所而不利于伦敦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