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让北京呼吸得更轻松

近几个星期以来,北京似乎沐浴在烟雾笼罩中的地平线成为全世界电视荧屏上司空见惯的画面。手持便携式空气污染检测仪的外国记者出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检查那里的烟尘水平。每个人似乎都迫不及待地向世人证明:这座城市的空气质量将是其举办世界最引人瞩目体育赛事的最致命的不利因素。

毫无疑问,北京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对选手健康的担心和忧虑确实存在,而且也可以理解,特别对于那些参与自行车和马拉松等长距离耐力比赛项目的选手,这种担心的确也并非多余。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但在目前这种近乎疯狂的关注背后是西方世界的失忆。归根结底,尽管现在似乎很少有人能回忆起洛杉矶奥运会女子马拉松比赛临近结束时的戏剧性场景,一位瑞典选手在疲惫、闷热、或许还有空气污染的作用下步履蹒跚、踉踉跄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在短短24年前,空气污染还是洛杉矶的一个主要忧虑。空气质量在紧随其后的巴塞罗那、亚特兰大、首尔和雅典奥运会上也曾出现类似的问题。

因此有关北京奥运会的辩论应该更加公正地看待问题。

事实上,北京奥组委、北京市、政府和举办奥运会的六个省份已经付出了切实、希望也是持久的努力。如果再考虑到这座城市两位数的经济增长和发展中国家举办奥运会所带来的所有社会、经济、健康和环境挑战,北京市所取得的成果令人叹为观止。

举例来讲,200多家污染企业或被勒令关闭、或转而使用新的洁净能源,或在过去七年内被勒令迁出市区。不仅如此,170亿美元的巨额投资使得90%以上的城市废水现在都得到了处理,50%以上的城市区域实现了林木覆盖,60%以上的发电能源都来自天然气,而在2000年这一数字只有45%。

与此同时,8条全新的地铁线路今年刚刚投入营运,全长达200公里,日客运能力接近400万人次,此外新投入运营的还有60多公里的公交线路。新车排放标准符合最严格的欧洲等价标准,这一点就连美国也望尘莫及。

此外,50,000多辆老旧出租车和10,000多辆公交车被淘汰,4,000多辆新公交全部使用天然气——这个车队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天然气公交车队。近几天来,政府还要求企业在奥运前、中、后安排错峰上下班来减少交通流量,此外还实行了一系列降低交通流量的其他措施。

接下来让我们关注一下奥林匹克场馆自身,包括400,000平方米奥运村的环境状况,奥运村和奥运场馆的供暖和空调系统全部采用清河污水处理厂处理的中水,这一项就使日常耗电量降低了60%。

只有通过时间的检验,才知道这些措施是否能把空气污染限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肯定将在后奥运报告中对此保持关注,该报告于2007年首次面世。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但显而易见,北京正努力成为绿色团队的一份子,这座是接受并严格遵守作为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核心的环境标准,同样的环境标准也越来越多地影响着其他大型体育赛事,比如2006和2010年国际足联世界杯的绿色目标。

同样不可低估的还有日益增强的公众意识,实际展示更可持续的城市环境管理方法的能力,以及更有利于环境的能源、交通系统和其他基础设施所产生的深远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