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尖端保护

波恩—一架小飞机要着陆了。但没有机场、没有跑到,也没有飞行员操纵它着陆。这是一个无人驾驶飞行器(Unmanned Aerial Vehicle)正在从任务返回:不是猎杀恐怖分子或侦探外国领土,而是监控犀牛数量、跟踪老虎偷猎者。

这架无人机没有装备罗尔斯罗伊斯喷气发动机和孔径雷达;只是安装了谷歌地区界面、摄像头和红外线传感器。其价格比普通笔记本电脑还便宜。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类廉价新科技正在改变保护的面貌;对负责管理迁徙野生动物物种保护公约(Convention on the Conservation of Migratory Species of Wild Animals)的联合国环境署(UNEP)来说,这些新保护工具可谓天降甘霖。它们填补了我们关于海龟、鲨鱼、大象和鸟类的物种长距离迁徙的知识空白。搜集到的数据随后被用于为不同物种定制保护战略。

跨洋跨洲迁徙的物种最容易受到威胁,因为如此长的迁徙过程中充满了危险,它们因此成为能让科学家了解它们的行为的技术的受益者。比如,用作定位器的超轻型邦环让科学家得以追踪小型陆禽的难以置信的迁徙之旅。科学家最近发现红颈瓣蹼鹬的迁徙之旅始于苏格兰设得兰群岛,经冰岛和格陵兰穿越大西洋,延美国东海岸向南飞过加勒比和墨西哥,最终到达厄瓜多尔或秘鲁海岸。

动物研究使用空间国际合作组织(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for Animal Research Using Space,ICARUS)正在开发绕地球运动的遥感平台,让全世界科学家能够追踪小型生命体,在大区域实施观察和实验。科学家将很快因此能够追踪和更好地理解蠵龟等物种的超常迁徙之旅。蠵龟在澳大利亚孵化,成长数年后经太平洋迁往智利、厄瓜多尔或秘鲁。三十年后,它们会回到出生地。

新科技在打击偷猎方面也有巨大的价值。除了使用无人机,保护员现在还装备了热感相机和军用直升机,可以追踪大象和犀牛偷猎者,后者据说使用类似的科技(以及自动武器)追踪猎物。保护员还用热感移动探头和夜视仪发发现非法捕鸟者,他们用手机播放电子鸟鸣诱捕小型鸣禽,开着四驱车横跨数百公里捕鸟。

此外,德国联邦自然保护部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与美因茨约翰尼斯古腾堡大学(Johannes Gutenberg University Mainz)合���开发了检测象牙样本中的同位素以追溯其来源的方法。这能让海关官员和警方确定没收象牙的来源,从而精确定位走私地。

另一项重要的科技应用是减少“人兽冲突”频率。人兽冲突是指无意中造成的伤害,如意外在渔网中国捕获鲨鱼、蝠鲼、海龟、海豚、鲸鱼和海龟。保护主义者一直在寻找不会给渔民造成麻烦的保护海洋动物之法。最新测试表明,用紫外线照射水下渔网探测这些物种不会影响捕鱼。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其他形式的人兽冲突可以通过简单的手机应用避免。比如,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服务局用GPS跟踪系统向佛罗里达内河水路船只播送可能碰撞海牛的预警。在西澳大利亚,一项应用可以警告游泳者附近有鲨鱼。类似地,更好的迁徙路线追踪技术和传感器的使用可以让我们更了解鲨鱼的运动和栖息地,从而帮助我们回避它们。

尽管光靠科技无法保护所有的珍惜迁徙物种,但它可以提供重要的知识,并有助于实施重要的国际法和监管,如迁徙物种公约(Convention on Migratory Species)和国际濒危物种交易公约(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此外,科技能够改善我们对地球脆弱性的了解和理解,从而让人类与动物更和谐地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