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欧洲需要的危机

伯克利—对欧洲,你很难抱以乐观。去年夏天,一场德国和希腊之间的牢笼战(cage match)险些让欧盟分崩离析。极端主义政党正在一国又一国赢得选民。俄罗斯总统普京入侵欧盟后院乌克兰则让欧洲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成了一个笑话。

现在又爆发了难民危机。欧盟28个成员国正在就如何分配120,000难民而争吵不休,而光是在2015年前九个月,就有三倍多于这个数字的难民穿越地中海来到欧洲。

难民从陆路和海路进入欧洲。光是德国,预计今年就将接受多达一百万寻求庇护者。认为欧洲政府仍能驱逐,或用外交辞令说,能“遣返”大部分这些到来者是荒谬的。他们就像是橡皮球,必然会弹回来。

对于如何处理这股涌入的人流也没有形成一致。德国总理默克尔先是宣布,她的国家有着吸收难民的历史义务,随后不得不在政治批评面前低头。匈牙利开放了边境,希望人流只是过境,但随后建起了铁丝网隔离障,因为情况表明受欢迎的目的地太少了。欧盟的东欧成员国一开始拒绝分担接受120,000难民的义务,但是,它们需要仰仗欧盟较富裕国家的财政转移支付,因此,在经历了与希腊类似的外交施压后,它们也被迫就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