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塑料废物的污点

纽瓦克,新泽西—塑料在生活中随处可见。不管是被用于盛装废物、保持医院设备无菌状态,还是用于房屋隔热,塑料都以其可塑性、耐久性和低成本拥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塑料的好处无穷尽,因此毫不奇怪,它取代诸多部门的传统材料——比如用于汽车的钢材、用于包装的纸材和玻璃、用于家具的木头等。结果,全世界塑料的年消费量从20世纪50年代的500万吨增加到今天的2.8亿吨。

大约一半的塑料制品——比如包装盒——是一次性用品,其使用前保质期很短(不到半年)。这些东西大多不可生物降解,也不可回收,因此塑料废物激增,带来了严重的环境后果。尽管政府已开始实施新的(通常相当严格)旨在治理塑料废物的监管——比如中国在2008年开始禁止使用轻质塑料购物袋——但并不足以解决越来越严重的塑料废物问题。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此外,大部分塑料制品源自所谓的“基于石油的商品热塑性塑料”。由于许多塑料制品——大部分使用时间很短——来自不可再生资源,当前的塑料使用模式是不可持续的。

因此,闭环循环——用塑料废物生产其他产品——能带来极大的环境好处,比如减少能源和石油消费。但分离基于石油的可循环塑料和其他种类的塑料和固体废物十分困难、成本高昂且属于劳动密集型工作,因此只有少部分塑料得到了循环利用。

1988年,美国塑料行业协会(SPI)制定了一套规则,每种树脂都被标以1—7中的一个数字以方便储存。这一制度也为加拿大和瑞士等其他国家所用,但并未在全世界普及,也容易混淆消费者。如果消费者懂得在有条件时按数字收集和分类家庭塑料,那么由此带来的对塑料循环利用的刺激作用将向政府和行业证明存在可持续方法,减轻对石油价格上涨的风险暴露,并支撑日渐增加的全球塑料需求。

塑料循环利用有四种形式:初级循环,即塑料重新用于相同用途;二级循环,即(被混合或受污染的)材料用于要求较低的用途;三级循环,即用回收塑料提炼单体和化学物质;四级循环,即焚烧并利用从中产生的能量。每种方式利用的塑料制品内含能量不同。(如果塑料被填埋——这是世界普遍采用的处理方式——则其内含能量将完全浪费。)

由于分离塑料费力费钱,因此最划算的办法通常是对少数商品热塑性塑料予以二级循环利用——其中大部分是瓶子,其收集基础设施已经建成。更经济的分离办法对于扩大塑料循环利用范围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同样重要的还有指出回收品的新的潜在市场。

这样的发展将鼓励产业界循环和再利用更多的部分。尽管北美汽车业所用的40种塑料都可以循环利用,但分离和清洁塑料的需要导致循环利用的成本比使用全新塑料树脂更高。这导致报废汽车中的塑料残余(塑料和非塑料的受污混合物,通常用填埋、焚化和二级循环的混合方法处理)比例较高。

提高再利用塑料是迈向可持续塑料消费的关键一步。在这方面,一些汽车制造商已经调整了设计方案,让兼容塑料制成的部件变得容易拆卸,政府也设置了报废汽车循环利用比例目标。这些措施应该得到强化。

此外,产业界应该为可循环利用材料寻找新的应用,同时最小化新材料的使用。在可能的条件下,制造商应该“向下加料”(即把部件做得更薄)。政府立法应该支持这些措施,并要求塑料制造商参与塑料制品的处置——在欧洲,这一责任长期以来被强加给了包装品制造商。

成功废物管理的一个例子是将PET瓶子(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制品)处理成聚酯纤维。过去十年中,日本通过了数项法律,强制企业和个人分离塑料废物。这与填埋场所的短缺和人口的增加一道,正在加强塑料循环利用措施。结果,到2010年,日本循环利用了72%的PET瓶子,而美国和欧洲分别只有30%和48%。焚化和填埋仍然是处理塑料废物的方式,但高循环率彰显了定向政策的积极效果。

另一个令人振奋的发展是生物塑料。过去二十年来,在某些短寿命应用领域(如包装和农业),生物塑料已开始与基于石油的产品竞争。生物塑料是用“基于生物”的可再生资源(纤维素、淀粉和葡萄糖)和(在某些情况下)微生物发酵过程制成的,其碳迹更低、对全球变暖影响更小,并能通过生物降解变成小分子��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生物塑料并不是塑料废物管理的万灵丹。事实上,它可能威胁基于石油的塑料的二级循环,因为在混合使用过程中会出现污染。批评者还担心以工业目的(如塑料和乙醇产品)种植的玉米和其他作物会带来环境问题,更不用说对全球粮食价格的潜在影响了。

在这个依赖塑料的世界中,更加可持续的塑料制品生产、消费和处理至关重要。公民社会、产业界和政府必须精诚合作,提高可循环利用塑料的比重,从而确保塑料成本不会超过它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