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炸弹、书本和美元

为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美军行动所提供的总额价值820亿美元的紧急拨款法案使美国花在军事力量上的钱比每年允许全世界每个孩子在十年内接受小学和中学教育所需的还要多。显然,问题不在于全球教育是否承担得起,而是美国和全世界是否能够忽略让全球目前约38,000万失学儿童接受教育所带来的政治、经济、社会和健康益处。

教育,和军事力量一样,是一种安全需要,因为它帮助全世界——无论个人还是社会——避免普遍贫困、高速人口增长、环境问题以及社会不公等带来的后果。教育加强了社会和文化资本,这有助于保持强大稳定的政体。它改善了人类健康,延长了人类寿命并降低生育率。

除了这些显而易见的好处之外,教育也是一种广泛认同的慈善义务和一种国际认可的人权。

但是这种权利在占全世界28%的那些失学的学龄儿童身上并没有得到体现。他们大部分目不识之丁,生活极其贫困。这些孩子中大部分是女孩。在那些发展中国家内进入小学学习的孩子中,超过四分之一的孩子在完成扫盲之前就已经辍学。此外,入学并不一定意味着上学,上学也不肯定意味着教育,教育也不必然意味着高质量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