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从透明罩到桥梁

伦敦随着上市公司年度股东大会召开季的推进,一个一直存在的问题是公司官员和大众之间缺乏真正的对话。在投资者、高管、员工以及社区展开激烈争论和讨论的场合,都给人一种各说各的感觉,一群人围坐在董事会会议桌周围,另一群人则集中在餐桌四周。

从外部看来,董事会常常像是一个透明罩,在这个罩子里,平庸刻板之士做出影响成千上万人生活的重大决定。人们对董事会的印象是,在这里,大笔奖金被授予高管;讨价还价和人际关系比功绩和努力工作更重要。随着董事会外部人日益要求能够问责董事会成员,开启沟通渠道现已成为公司长期成功的关键。

这一转变的一个重要特征将是高层管理人员认识到他们无法再用你根本不懂为借口将批评拒之门外。JP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他认为美国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Warren)并不完全明白全球银行体系,结果马上导致许多人愤怒地谴责他的伪善(arrogant condescension)。他的言辞引申出一种更广泛的感觉:CEO不食人间烟火,不愿或无法就尖锐问题给出真诚的回答。就连广受尊敬的投资者巴菲特也无法免俗,他说沃伦如果少点怒气和妖魔化会更好。

在工资差异、企业的社会责任、数据隐私以及无法提供正确的努力工作的激励或充分惩罚失败的奖金文化等问题上缺少真正的对话,难怪会产生担忧和不信任。透明度不足、缺少明确性,以及缺少答案催生了一种感觉:公司常常进行可疑的交易,无法信任。最糟糕的是,沟通破裂让董事会和餐桌的人都失去了认识到他们在讨论类似的问题,有着类似的找到这些问题解决办法的渴望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