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张旗鼓的善行

普林斯顿——耶稣说过我们不应该当着大庭广众,而应该在没人在场的发放救济。这种说法符合一种常识性的理念,那就是人们如果当众做好事,那么他们可能出于要赢得慷慨声誉的动机。也许在没人在场的时候,他们根本算不上慷慨。

捐款者的名字经常会在音乐厅、艺术馆和大学建筑物的墙壁上出现,这样的慈善涂鸦也许只会引来我们轻蔑的目光。通常情况下,捐款者的姓名不仅在整个建筑物上随处可见,而且只要筹款人和建筑师力所能及,这些捐助者姓名就会出现在建筑的任何一个组成部分。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按照进化心理学家的说法,如此大张旗鼓的善行宣传其实相当于雄孔雀尾巴所起到的作用。就像孔雀用展示大尾巴来炫耀自身的健康和力量一样——虽然从完全务实的角度出发这纯属一种资源浪费——但代价昂贵的公共慈善行为同样在向潜在的配偶们显示:我拥有足够的资源,可以捐赠如此之多的钱物。

但如果从伦理道德的角度,我们是否应该如此在意捐款捐物的动机是否单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唯一重要的是伟大的事业的确得到了钱物的捐赠。我们当然可以对豪华靡费的新音乐厅侧目相向,但那不该是因为大理石外立面上雕刻着捐赠者的名字。恰恰相反,我们应该扪心自问在这个每天有25,000名贫困儿童无谓死亡的世界里,我们是否需要再修建一座这样的音乐厅。

当前很大部分的心理研究成果都与耶稣的劝告截然相反。决定人们慈善捐赠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别人在他们眼中的所作所为。那些公开向慈善事业捐款的人增加了其他人做同样事情的可能性。也许我们终将迎来这样一个转折点,那就是大笔捐款来帮助穷人的做法变得如此普遍,以致于每天25,000人的无谓牺牲都被消灭于无形。

那就是克利斯(Chris)和安妮·埃林格(Anne Ellinger)期望自己的网站 www.boldergiving.org 所能达到的目标。这个网站讲述了50%联盟中50多名成员的真实故事——50%联盟是由捐赠超过50%的资产或在过去三年中每年把50%的收入用于捐赠的人组成。联盟的成员希望改变人们对“正常”或者“合理”捐赠金额的看法。

50%联盟的成员形形色色。Tom White经营着一家大型建筑公司,已经捐助了成百上千万美元支持Paul Farmer为海地贫苦农民提供医疗服务的事业。Tom Hsieh和他的妻子Bree承诺确保自己的生活开销低于全国收入的中间数,目前这个数字是每年46,000美元。随着36岁的Hsieh收入不断增长,他们所捐出的款额也水涨船高,这笔款项的绝大部分都捐给了为发展中国家贫困人口提供帮助的组织。Hal Taussig和他的妻子已经捐赠了约300万美元的巨款,这笔捐款占到了他们资产总量的90%,夫妻俩现在高高兴兴地依靠社会保障支票过着平静的生活。

绝大多数捐赠者认为给予对个人有益。Hsieh说无论他的付出是否拯救了他人的生命,至少这种捐赠拯救了他自己的生命。“我的生活也许很容易枯燥乏味,一钱不值,而现在我却拥有了充满意义的服务的一生。”当人们赞扬Hal Taussig慷慨大方的时候,他告诉他们,“坦率的讲,这是我寻找生活意义的方式。”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50%联盟把标准定得很高——也许高得让多数人无法企及。Jame Hong开办了 www.hotornot.com 网站,这家网站允许人们就别人的“火爆”程度进行评分。这个网站为他带来了财富。他承诺要把超过100,000美元以上收入的10%用于捐赠。Hong的网站 www.10over100.org 也邀请其他人做类似的事情。到目前为止,有3,500多人进行了响应。

Hong所制定的门槛相对较低。如果您的收入不到$100,000,那么您根本无须进行捐赠,而如果您收入达到$110,000,那么您只需拿出$1,000用于捐赠——还不到收入总额的1%。这根本就谈不上有多慷慨。许多收入不到$100,000的人也完全可以做些事情。可是,Hong的公式最简单不过,而且在收入数额巨大的时候开始让人感到心痛。如果您每年收入超��100万美元,那么您就承诺了$90,000的捐款,也就是您全部收入的9%,而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富人。